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476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Reading:忘情水、利劍、雨林、獨步天下等

 

 
 
 
 
  

1.         焰焰雪《三妻四妾外傳之忘情水》上下,架空

 

總之,繼上次看完《三妻四妾》,想把魏無雙(秦正)的「年表」排列出來,未果之後,就放棄了去想他到底是先遇到哪個老婆了…像這款艷福不淺直追韋小寶的………雖說後宮是大家的野望,但是一個蘿蔔一個坑,能真正達成的人畢竟還是不多,所以無論武功還在不在,能壓得住七個男人,你的本身就是異數啊,秦老爺!!!

 

所以老虎打個盹,大小老婆們紛紛爬到自己頭上,終於老虎發威…打盹這回事真的有存在過嗎嗎嗎嗎嗎嗎?????????

 

 
 
                                

 

2.         易人北《邊城片馬》上下,鮮歡

 

呃,老實說,並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管是之前的馬夫還啥的…或者這本的「流氓X木匠」的配對…我必需要說…三大五粗的男人實在不是我的type……

 

不過對於其中的一句話倒是大推:

 

「我可以為了你們兩肋插刀,但為了他我可以插你們兩刀」by 舒三刀

 
 
 

 

 

3.         空夢《利劍》上下,鮮歡

 

 

為避免先入為主,請自行去參看該書…我喜歡裡面對於內地生態(是常態嗎?裡面那種?)赤裸而毫不避諱的描寫(比如說動用關係把人鬥死之類的,比起下面要談的黑色禁斷系列,倒不如說這麼嚴酷的事實還比較黑色一點)。

 

然後是性格超級偏差的受,還有愛到卡慘死的攻,這一對湊在一起,誠如書名「利劍」一樣,就是不斷互相傷害而已。=

 

在傷害裡發現真諦(愛的?),在愛著的片刻傷害。封底文案有這樣一段話:

誰說喜歡一個人就要待見他?雖然乍看很暴力不過,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很長不待見親愛的人的(笑),有時甚至遠遠超過「欺負」的境界…


 
  

其實這輩子,陳東最倒楣的是不是幫他哥們擋了一刀,也不是高考那段時間高燒得眼睛睜不開,更不是在以後的某個年頭裡把我打得半死然後把自己嚇得半死。

 

而是他被我這種人喜歡上。

 

他吸引我,但我卻並不待見她,誰說誰喜歡一個人就他媽的就看那個人順眼的?

 

 
 
 

 

4.         徹夜流香《雨林.黑色禁斷系列》、《欲海.黑色禁斷系列》,鮮歡

 

 

曾雨森,你這個可愛的禍害是怎麼生到這世界上的?告訴我吧!XDDD

 

嗯,我很喜歡這個「眼睛老是像沒睡飽,總是懶洋洋樣子」的傢伙,欣賞他天塌下來當被蓋(非關豪氣,只是無所謂XD)、喜歡他沒有邏輯的北極熊的寓言、還有糟糕至極的「遺書」。喜歡他的理由跟喜歡陳清秋一樣,我喜歡舉重若輕的人啊!!!


  
 

「是我,我後悔了。我不要死了以後卻連隻字片語也沒留下,讓你慢慢地把我忘記。許安林,我愛你,因為除了你,我不知道該去愛誰!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很感激你的到來,因為有你,我的生命裡不會再只有大黃。我願意為你做一切的事情,請你,求你,別把我忘了。當你老了,牙齒掉光了,一定要配付好一點的假牙,因為當別人問你,你這一輩子記得最深的是誰。你要說雨森,森字沒有牙齒會讀不標準。 雨森字留。」

 

許安林持信的手抖得像秋風裡的落葉,眼淚像決了堤的河水,他無聲地抽泣比任何人的嚎啕大哭都令人覺得的悲傷,誰都知道他想喊,卻喊不出聲,所有的人都默默看著他悲傷。

 

葉宇真走上摟住他的肩頭,慢慢地攙著他走,當他們又走出一點時間。突然有一個金髮的小童,腳踩滑板,手揚著一封信一路大聲問:「請問,這裡誰叫許安林。」

 

許安林緩緩抬起頭,沙啞道:「我。」

 

小童滑到他的面前,遞給他一封信,衝他眨眨眼道:「有人讓我給你送一封信。」

 

許安林慌忙接這來,打開信封,這一次是一張照片,同事們都用無比憐憫的眼神看著他,等待著他又一次泣不成聲。誰知道許安林只掃了一眼照片,臉色就變了,他將照片翻了過來,看了幾看,腰就挺直了,喘著粗氣,眼睛裡噴著火,臉色由白轉青,突然伸手嘶拉將照片撕成了兩半。然後咬著牙道:「給我槍!」

 

葉宇真也愣住了,許安林一把奪過他的槍跑了出去。

 

葉宇真一頭霧水地將地上的照片拾起,拼起來看見是一身黑襯衣的曾雨森在舔雪糕,他的臉上笑瞇瞇,似乎很享受。從照片上看他身上的衣服濕透了,似乎剛從水裡撈上來似的。葉宇真瞥了一下日期,臉色也變了,時間居然是一個小時之前。那個時候曾雨森早應該被炸死了才對,他慌忙將照片翻過來,後面的字是這麼寫的。

 

『還是我,我又後悔了,我這麼愛你,怎麼捨得讓你悲傷呢,所以我決定還是不去死了。我要與你一起,一起去亞馬遜,無論是在河的右岸還是左岸,都能快快找到玉米。』

 

這下子,連葉宇真的臉都黑了。

 

 
 
 

 

5.         黯然銷混蛋《歡迎來到武俠世界》,倍樂

 

兩個字:歡樂!

 

就算堅哥被當成爆炸案的鹹魚飯…嫌疑犯、范維被武功奇高的雙胞胎攻擊、鷲被擊成重傷………

 

那又怎樣?!

 

女媧都沒在怕,這種程度小咖啦~!真的不行,把衛官跟小芸當召喚獸(被毆)召回來,哼哼…陰家這一票子有哪個是弱者嗎????XDDDDD

 

 
 
 

 

6.         李歆《獨步天下》14,耕林
 

由於某個歷史專科的朋友說,這本她沒看完……可能因此我也稍微挑剔了一下XDDD

 

是說從東哥到札魯特博爾濟吉特氏,再到關雎宮宸妃…是怎樣…反市場壟斷啊!!XDDD

 

好啦,哪個女人不想男人一輩子只愛自己一個,不想男人不管自己變了容顏還至死不渝…不過,還是那句話:

 

作者圖利罪啊!!!!XDDDD

 

  
 

 

7.         王順鎮《長河落日》上下,實學社

 

第一屆羅貫中歷史小說獎優等獎…因為涉及內容很龐大,所以就不說了,當然看歷史小說的重點,不在對主角有沒有愛…事實上,我對楊堅和獨孤伽羅是要有什麼愛啊…

 

硬要說的話,神出鬼沒、不老妖怪的王子年才是我的type啊!!XD

 
 
 

高雅賢為追蹤那個獵手,攀藤附葛,穿林越谷,找了一山復一山,忙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終於不見兇手的形跡,卻見半山裡兩個道士在松下對奕。

 

高雅賢緩步向前,一看便呆在當場,原來是他的師叔楊伯醜、章仇太翼忘情地下棋。為了不驚擾前輩的雅興,他悄無聲息地上前,立於背後觀望棋局。

 

章仇太翼未曾旁觀,卻道:

 

「傻小子,這局棋你看懂了嗎?」

 

楊伯醜不待高雅賢答腔,便又接道:

 

「若是看懂,又何苦追索他的朋友?」

 

高雅賢自是不解師叔之言,只好畢恭畢敬跪了下來,行個大禮:

 

「徒兒給兩位師叔請安!」

 

楊伯醜笑道:

 

「師叔在世外逍遙快樂,哪有不安之理?倒是師叔應當向徒兒請安才是,你盡幹出生入死的活兒,一向可好?」

 

「師叔這麼說可要折煞徒兒了!徒兒還好……」高雅賢站了起來,又詢問道:「我師父呢?他老人家一向可好?」

 

一個聲音在他身後應道:

 

「他老人家怎能不好?倒是你抓不到那個獵戶,卻有點不妙!」

 

高雅賢轉身一看,師父竟然出現在身後,一驚之後,便又跪下請安,之後又問:

 

「師父,你見到那獵戶了?」

 

師父不言,卻望著他身後點頭微笑。高雅賢再一轉身,只與那獵戶差點臉貼臉相對。卻聽師父說道:

 

「他叫翟讓,你們將來便是好朋友了。如今你打算怎麼辦?把他抓回去交差嗎?」

 

「徒兒……徒兒但聽師父吩咐!」

 

「那你回去吧!告訴晉王,人是抓到了,但小將盤問後知道是失手誤傷,所以,便依殿下的吩咐,送他十兩銀子,將他開釋了!」

 

高雅賢傻傻地望著師父,莫名其妙。

 

師父又道:

 

「便是如此回答,包你無事!」

 

高雅賢恭謹道:

 

「是!」

 

師父又道:

 

「是,又為何不將銀子送給你的新朋友?」

 

高雅賢連說「是,是」,把口代理的銀子盡數倒出,約略一看,恰好是十兩,不禁又是一愣。他對師父的神通所知甚詳,但連他自己都不明口袋中銀子幾何,師父卻知道得一清二楚。看來只需依師父意思回去交差,當無失誤,這才友善地將銀子遞給獵戶,客氣道:

 

「請笑納!」

 

那獵戶猶豫了一下,終於接過銀子。

 

繼之,高雅賢又纏著師父,要他多教一點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