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靜生香02

難得回到本館會報,下班,快離開博物館的時候,很習慣的拿起手機,從沒理解過沒有基地台的山上是怎麼收到訊號的,但是不打個電話回去好像說不過去──
 
說不過去個什麼鬼?
 
學姐突然從身邊冒出來,嚇了好大一跳。
 
華團挑高一邊眉毛,「怎麼住到山上去之後,警覺性越來越差?」
 
「我沒有…、不對,妳怎麼知道我住到山上?」
 
直覺地就想拍這個二百五學弟的頭,「你這樣子還不像住山上?」猛一看還以為層雲又有哪個族人冒出來,層層複復的懷衣、比之前更健康的膚色、還有隨著動作飄揚的紳帶──「你這身打扮,至少把懷衣穿法的研究弄出來啊!」
 
「欸?」
 
「欸什麼~~」華團簡直想敲開他的腦袋,「都已經穿到身上了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
 
面對來勢洶洶的學姐,符希很直覺退了一步,「對不起。」
 
「重點不是對不起,反正你應該很熟了,給你一個禮拜把報告生出來,當然,附帶懷衣一套。」
 
那沒日沒夜的趕也趕不出來好不好?
 
「趕不出來就拿你身上這一套──」
 
華團瞇眼威脅,沒想到向來老實過頭的學弟竟然嚴正拒絕:
 
「不可以!」
 
「為啥不可以?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年一度的會展又要開始了,不僅本館每個部門都要參展,連分館也要獨自闢一間展示,這是你接分館第一年耶,不要讓人家覺得你沒有在做事好不好?!」講到後來簡直就像是咆哮,語氣一轉,「還是你真的沒有在做事?」
 
「我、我有好不好。」被問到這一點馬上顯得氣弱的男人。
 
「那為什麼連織法穿法都弄懂了,到現在還沒看到你的報告?」華團嘆了一口氣,「符希我拜託你,年紀不小了,不要這麼不積極好嗎?」
 
「我、我也很積極啊。」層雲的知識,我好歹也懂了快一半,就算以層雲族人的眼光挑剔,也足夠及格了。
 
「積極在哪?」
 
「像是小屋的建造、野外植物採集、紋樣的意義─雖然還有很多沒學到、野炊……」
 
不提則已,一提華團又開始暴走,「我不是告訴過你,那個不能展覽?」實績實績,博物館作為科普功能,更重要的是具體可見、能迅速吸收的東西啊!!「我們是研究者,不是要學習當一個層雲人啊!」
 
「呃!」符希像是在一瞬間被命中一樣。
 
 
 
 
 
終於脫離學姐的踅踅念之後,符希匆匆跟絢報備過,往家裡的方向開車,因為早就知會過,不明白相親究竟是什麼的絢很快就掛斷電話。符希想起,今天早上出門時,他的服色是旅途平安。
 
隨著自己學習到的紋樣越來越多,絢穿掩的次數也變多了,雖然很清楚那是由於絢天性的內斂不過,看不到的時候還是會惴惴不安,近在咫尺,卻無法清楚觸摸的、心情。
 
符希想起華團剛剛的反應,爸爸的反應大約也一樣吧,雖然在博物館換回了山下現代化的服裝,紳帶還是貼肉緊緊纏繞在臂上,還沒瞭解意義之前,就已直覺這麼做,瞭解之後,就更加不願讓這條紳帶離開自己,哪怕是隔著衣物。
 
這麼做雖然帶來安心,卻也引起另一方面的不安,華團那席話命中的不是心意,而是現實。從小到大,從沒有懷疑過自己行走的冷僻門路,但是在面對一直縱容自己的父母的殷殷期盼,符希卻覺得有些難過。
 
終於在下高速公路之前,撥了一通電話出去,「貓…不對,明小姐。」
 
「同、符先生。」
 
「你還記得我啊…」
 
「因為只有你叫我貓小姐。」
 
還是被聽到了,「對不起!」
 
「沒有關係,要跟汪汪打個招呼嗎?汪汪來──」
 
叫聲像狗的貓,即使第二次聽還是覺得神奇,「呃,你好。」
 
「怎麼了嗎?」
 
「很羨慕妳…還有汪汪。」
 
「為什麼?對方還是不喜歡你?」
 
「不、不是,」搖頭,然後想起對方也看不到。「就是想起妳說過『我有汪汪就好了』,覺得能這麼說,很羨慕而已。」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所以?」
 
「所以很羨慕。」然後我應該說:我有層雲就可以嗎?還是,進一步,更貪心地說:我有絢……
 
單是這麼想,心臟就好像被掐住一樣,已經是自己的了嗎?
 
不是不想這麼講,只是絢──相比起來,自己一定還會有支持的人,但是絢,如果被非難的話,絢一定是勢單力孤──

符希很清楚最初掛在絢成人房前的白虎帘代表什麼,也清楚最初見面時他冷硬的拒絕是什麼意思,如果沒有自己死纏爛打,絢是打算自己過完那應該還有很多的日子,寂寞,但是安靜。
 
如果自己走進填補了那個空缺,卻同時也要把傷害帶給他──
 
符希不願意想下去了。
 
 
 
 
 
依然的知母當歸,還有滿滿一大桌都是自己喜歡的菜,想不到要說什麼話,也不知道有什麼話可以說,符希依然的埋頭猛吃,心情卻已有了微妙的變化,以往雖然遲鈍也感覺得出家人的愛,但現在又更不一樣,父母頂上冒出的白髮還有眼角藏不住的皺紋都讓他一度想開口說的話,又隨著一筷子菜餚吞回肚子裡。
 
這是山蘇那是過貓那是劍筍…吃慣了山上的食物,終於能明白山下的菜差別在哪裡,要不要帶一點上去、他會不會喜歡?
 
不管什麼總能聯想到遠在層雲山的那個人身上,這個時間應該已經吃完晚飯,推測了織法終於也找到東西教他,不意手指間碰觸時絲絲的絲線就亂了調,溫熱、骨感、還有一點也不平滑還帶一點薄繭。
 
今天應該是織到「思」的部份,一直沒告訴自己這次的主題是什麼,偶爾出神偶爾凝望直到自己叫他才像嚇到一般反應過來。
 
「小希?」注意到兒子吃著吃著突然發呆,符母抬手在他眼睛前面晃晃,「菜不好吃?」
 
這才回過神來:「沒有沒有,」夾起一塊細細品嚐,「不用放味精,把小魚乾切碎丟一點下去就很好。」
 
不自覺把上次絢說過的話複誦了一遍,引來媽媽瞪大眼睛,這孩子眼裡除了織品哪還有其它東西,別說是下廚連鹽跟味精都能搞混,現在竟然懂做菜?
 
「你什麼時候對做菜有興趣了?」媽媽合理懷疑。
 
「咦?」符希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朋、朋友說的。」朋友?男朋友?
 
被從未意識過的名詞噎了一下,雖沒有恐同症也知道自己喜歡的是同性,不過從未想過這個名詞的所有格會是自己,不管怎麼說,心裡還是有極淺的違和感。
 
「很熟?不然怎麼會聊這個?」立刻變成警察戶口調查。
 
「還…還算熟吧。」一起吃飯一起、呃、沒有一起睡覺,不過除了上班的時間幾乎都在一起。但即使這樣符希也沒有辦法自信地說出跟絢很熟,就算知道紳帶的意義還是會戒慎恐懼,不知的時候全然不知,知道了丁點就想知道更多,眼神往往停留在繫著紳帶的門帘前,簡直要洞穿薄薄布幕直達小屋的內心。
 
「女的?」媽媽兩眼簡直快放光,表情就是在說:真的嗎真的嗎?
 
問題一下子直指核心,「呃、那個、沒有。」
 
「小希,有的話你也直說沒關係,就算只有稍微的好感也可以,媽媽幫你分析──」
 
「我、」終於痛下決心,「我沒有對任何的女孩子有特別的感覺。」話講出去好像等一下就會被砍頭一樣,乾縮人頭……我的、他肯要嗎?不知道為什麼思緒又轉到這裡,符希暗暗嘆了一口氣。
 
媽媽顯然一下子還沒聽到點子上,「你這孩子這麼會這麼鑽牛角尖?」兒子的執拗她又不是不知道,說穿了就死心眼,「算了,是我養出來的。」
 
一頓飯終於這樣也混了過去。
 
「小希,」終於挨到上水果的時候,爸爸開口了:「你蔚伯伯家想和我們吃個飯。」
 
低頭剝著柳橙的媽媽頭也不抬:「相親。」
 
爸爸眉毛跳了跳,想起兒子的遲鈍,這次終於沒為了媽媽的直接又起爭執:「你蔚妹妹總還有印象吧?」
 
「呃……」接過媽媽的柳橙還沒吞下去,符希忙喝了一口水,灌下嚼到一半的果片,「沒有。」
 
「蔚伯伯就是你爸的同梯啦,你爸就無聊,前不久蔚家老大結婚,他喜酒一喝高就抱怨你動作慢,正好你蔚伯伯也想嫁女兒,兩個就逗在一起,說誰的小孩先追上另一個,要輸贏啦。」媽媽邊剝柳橙邊笑著抱怨,「反正你也沒有特別喜歡的人,那就一起去吃飯。」
 
我、我有喜歡的人好不好……符希有點無力。
 
 
 
 
 
====================================================================
 
抓了梶浦的演唱會雙CD來聽,不管是波瀾壯闊的和聲,還是比行進更行進的鼓聲,都讓人好振奮啊~
 
尤其是YUKKA的「聖夜」,嗚~~對於小提和鐘聲拼起來的耶誕氣氛簡直抵抗不能,完全很開心的又唱又搖頭,梶浦大神最高!!!
 
不過從傍晚立志要寫的音渺也嚴重拖宕,事實證明,填坑靠「立志」是沒有用的,最好是有人鞭策,寫不出來就把你揍成包子……(是說這人也太背骨了)
 
好吧程飛飛,明天就來虐你了,不要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