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夢千秋 03

 

在北海的日子並不算太難過,除卻第一天跟此方領袖的短暫會面,其餘時間大多陪著黃帝在北方四處遊走,無國一目國聶耳國拘纓國跂腫國,各國的奇異風情早有所聞,但實際見到那奇形怪狀的型態還是讓我倍感驚訝,難以想像那種不便。
 
「水泠對北地,有什麼感想?」大概是脫離了中央王宮,黃帝興致一直顯得很高。
 
「北方是水國,下民稱北方水德,大概也是因為如此。」我抬頭遠望,大大小小的島嶼錯落在北海上,天色儘管明亮,還是照不穿終年壟罩的煙霧,顓頊所在的淼淵是北海上最大的島嶼,東南有崑崙,西望有姑射,都是為人間所聞的仙鄉。
 
「水泠是北方人氏吧。」黃帝正在把玩上貢的甘柤,果梗是紅的,黃葉,果實卻是黑的,看起來頗為怪異,據說三千年開花,九千年才結果,吃了可得壽一萬二千歲。
 
冷不防被這麼一問,我瞬間心抽了一抽,我的來歷隱晦,在黃帝身邊才數十年,從來進退嚴謹,雖說黃帝神通廣大,不過怎麼一時間會提到這點呢?
 
定了定神,「水泠從有記憶開始便是四處飄零,隱約記得幼時似在北方住過一段時間,卻記不清楚了。」
 
黃帝撂下手中人人求之不得的神奇果實,灑然地笑了笑,「妳不用驚慌,問這個倒不為疑忌,只是今天得閒,想出去走走又不知哪好,就問問妳有沒有想去的地方。」頓了一頓,「老頭子半身戎馬,可計較的、不可計較的都是過去,如今是年輕人的時代了。」
 
我回過頭看著突然喟嘆起來的上界君王,黃帝看似精神矍鑠,早年四處征戰卻也落下不少病根,只是靈力深厚,容光煥發,其實細數,也已經出現了不少天界人少有的皺紋。
 
這位曾經叱吒沙場、威風領領的神祇,如今也不過是個老人罷了,世人皆以為神都是不老不死,其實萬物生生滅滅,哪有永垂不朽,就算是靈力高深的神仙,不為戰死,也不過上千年、上萬年的壽算。
 
我垂下眼,「北方多虎豹熊羆,若曰勝景,姑射跟崑崙都是可看的。」
 
「姑射仙子跟西王母?虧妳好想像!兩個小輩自從靈力見長之後越發幻化得花容月貌,不過我這雙眼,」黃帝指了指自己,「太容易看破表象,去了那兩個地方也是枉然。」笑嘆著搖搖頭,「說是不談國事,結果還是……我們去看看燭龍跟河伯吧。」
 
 
 
 
 
燭龍在鍾山下,視為晝,瞑為夜,顓頊分封到北地來除了定星辰之外,頭一件事就是派人把燭龍看顧好,避免日夜混亂。
 
和黃帝乘著四螭所拉的雲車,穿過潤澤的裊裊水霧,遠處山石赤紅,寸草不生的就是鍾山了。
 
降落時這隻身長千里的人面大蛇正在鬧脾氣,原該是北地最乾燥的鍾山下竟然交錯著幾條河流,卻不若一般水質,黏稠中帶著一絲腥臭。
 
「日他娘的混帳,要不是老子不能離開這裡,頭一個就咬死他!!」
 
足有一個城粗的尾巴一掃,帶起呼嘯的風聲直往正要降落的雲車襲來,饒是四螭訓練有素,左閃右閃卻脫離不了巨大體積的籠罩,眼看就要被砸下。
 
來不及催動咒語,雙手法訣一捏,已是竄出車身穩立在車轅上,「風神護我!」
 
九天十地的風瞬間匯集,在燭龍和雲車之間壓縮成一道無形屏蔽,淡青色光華流轉中,燭龍巨大的蛇尾像是被凝住一般,牢牢固定在半空中。
 
「大膽燭龍,還不退下!」
 
饒是我動作快,燭龍在巨怒下的驚天一掃也力重萬鈞,衝擊的力道使我身形重重一頓,若不是習於御風,我這會只怕要從車轅栽下。
 
「是哪個小兔崽子管老子閒事?!」尾巴被牢牢凝住,燭龍蛇身柔軟,脊骨一扭,巨大無朋的頭顱迴向咬來,端的首尾相顧。
 
心知風罩抵擋不了燭龍首尾並擊,我手勢再換,壓縮的風頓時向燭龍傾出,此方借力打力,雲車已飄到百里之外。
 
「黃帝陛下在此,不得無禮!」雷音訣引動,每個字都像一聲炸雷,鍾山周為的浮土也跳了一跳。
 
傾出的風把燭龍掃倒在鍾山上,鮮紅色的大蛇原本要挺身再戰,雷音訣引動青天霹靂,終於讓這隻動手比動腦快的大蛇停了下來。
 
「負責看管鍾山的神祇是誰?」我站在車轅上,提聲去問,「為什麼此間動靜鬧得這麼大?」
 
一朵黃雲從底下飛上來,停在雲車左近,上面站著一個髮鬚箕張的粗壯漢子,看形貌像是無國的人,我讓開一步,露出黃帝面孔。
 
「見了黃帝陛下,還不行禮?」
 
「啊?啊!」那個粗壯漢子這才反應過來,「黃帝陛下萬歲!」
 
黃帝睇視著他片刻,「罷了水泠,不知者無罪。」揮揮手叫起。
 
「你是怎麼鬧的,北帝陛下囑你的差事,應該是看顧好燭龍吧?」我皺著眉,北方的事雖不歸我管,但是燭龍身繫天下日夜冬夏,也不屬北方一地之事,再者燭龍方才差點打中黃帝行轅,那才是我質問最重要的一點。
 
「顓頊陛下原本賞了銅笞,用來牽制燭龍,不過在剛剛和相繇的打鬥中脫落了,小神一時間也無法把銅笞再次鎖上……」頓了一頓,「幸好剛剛這位大人把燭龍打落在鍾山,它一時氣弱,小神才能順住鎖住它。」
 
「這事不怪你,銅笞沒有一定靈力是無法隨心所欲的催動的。」黃帝溫和地說,「只是相繇一向居住在崑崙之北,大老遠地,怎麼會跟燭龍起衝突?」
 
「這…小神也不清楚。」
 
黃帝看了我一眼,我意會過來,法訣一捏,口中低頌咒語,不一會一團紅光從底下冉冉飄上,待得近看,卻是體型縮小百倍的燭龍。
 
此時燭龍已被銅笞牽制,行動力大為減低,一雙眼卻還惡狠狠的,「光蜃,就憑你這點微末道行,也敢鎖你燭龍爺爺?!」
 
「…燭龍大人,小神也是……」
 
「拿你上來的人是我,」我靜靜向前,「就憑你剛剛的舉動,殺了你也不夠,何況鎖你!」
 
「妳是個什麼東西?!」燭龍長長的蛇信吐了一吐,「北方沒看過妳!不過味道聞起來為什麼有水氣……?」他又仔細聞了一聞,卻悚然變色,「妳…妳是──」
 
我冷眼橫了過去,「我是什麼與你無干,倒是你,沖犯了黃帝陛下的車駕,該當何罪!」
 
剛剛還凶神惡煞的燭龍頓時蔫了,「…黃帝陛下?他不是一向都在中央?」
 
「燭龍,」黃帝從車上站起來,凌空就跨出車身,足下並不生祥雲,像隻氣球般輕飄飄地站在空中,輕輕邁步,走到燭龍面前,「我就是黃帝。」
 
「啊!」燭龍不安地扭動細長的身子,表情這才完全軟化下來,黃帝一句話折服了他靠的可不是什麼威嚴氣度,而是無匹無儔的巨大靈力,動物對於比自己強大的對手是很敏感的,尤其是像燭龍這種半神半獸,「燭龍…原諒燭龍瞎了眼,竟然不知道陛下來這裡。」
 
「不怪你不認識,你從我登基之後,別說北地,連鍾山都沒有離開過吧?」
 
黃帝溫和的語氣讓燭龍平靜下來,他從出現在這天地之間就是任性自在的生長,彼時盤古出分天地,世界也剛剛有了日跟月,不知道出於什麼緣故,他只要睜開眼睛,就是月亮就無法出現,反過來,只要閉上眼睛,太陽也一定要回老巢休息,剛開始它還樂此不疲的作弄了日月好一陣子,直到黃帝等神祇崛起,顓頊又要定日月星辰,他這個特性就成為悲哀,為了使日夜四季有規律,顓頊動了大法製作了銅笞等法器,除了鍾山地界他還能隨心自在地走動外,一出鍾山他就會靈力盡失,屆時萬一遭受外敵攻擊,那可就一命嗚呼。
 
鍾山寸草不生,又位在偏僻,除了天上偶爾飛過的奇異禽鳥,滿山遍野除了燭龍自己更無其他生物,是以除了北帝顓頊跟看守燭龍的光蜃、涉葉兩兄弟,她就沒認識其他的人了。
 
「我知道禁錮在鍾山很委屈你,」黃帝像是看著孩子一樣,「也很欣慰你的耐心,你也知道,四時運轉要靠你,所以就算氣悶,也希望你多多忍耐。」
 
燭龍天生憨直,聽了黃帝這麼體貼入微的話,也為自己的大吵大鬧感到些許羞愧,「陛下,不是老燭耐不住,我只是不明白,鍾山又不是啥好地方,我也只剩這塊地好活,他相繇幹麼三番兩次非要到鍾山撒水?這不是擺明找我麻煩?」
 
燭龍好燥,是眾所皆知的事,本來北海多煙霧,實在不是久居之地,但自從應龍南去,女魃又被黜赤水之北,北方卻生生多了一塊旱地,顓頊掌管日月星辰,為了就近監視,也為了有這地利之便,燭龍就被遷居到此。
 
「光蜃,相繇常常來鬧事嗎?」
 
「黃帝陛下,確實,不知出於哪個原因,最近相繇常常藉故跑來鍾山,您也知道的,相繇噴一口氣就是一個湖泊,雖說鍾山乾燥,湖泊不久就乾涸,可是那噁心的氣味卻也不是人聞的。」
 
「他還朝我身上吐口水!」燭龍存心把這事捅出來,翻轉露出長長蛇身的一處,「先不說這一口下去連毒帶水,害我皮肉都爛了一塊,這擺明了是汙辱人!」
 
黃帝微微皺眉,「怎麼沒有稟告顓頊?」
 
「回陛下,稟早就稟過,顓頊陛下也找過共工談過,共工老說是會約束,卻……」
 
「約束個鳥!」燭龍又爆粗口,「共工打的是太極拳,當我燭龍是老粗就看不出來啊?」
 
黃帝沉吟,「相繇這事我會在跟顓頊、共工說說,水泠。」
 
「臣在。」
 
「鍾山搞成這樣也不是能安住的地方,妳先去處理過。」
 
 
 
 
 
=======================================================================
 
今天原本應該寫音渺,繼續虐待程飛飛的,沒想一個錯手打開雲夢千秋,就先填了…
 
填個幾千字而已,眼睛卻很難過………QQ
 
嗚…外面又下雨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