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靜生香04

拿著折好衣服的符母經過符希房前,恰巧就聽見這句話,連忙衝過來:「怎麼說好了星期日再走,又要改明天?」
 
隔著話筒聽到第三個人的聲音,訝了一訝,「符希…博士?」
 
「呃,不是,」用眼神先制止了媽媽的質問,符希走開幾步到陽台上,「剛剛那是我媽媽,嗯,生我的長輩,」想了一想,又補充,「就像你跟雪長輩一樣。」
 
「…她很…生氣?」說起來,明明清楚符希還有山下的生活,還認識許多人,但卻沒直接聯想到他的長輩、金蘭或晚輩,只是安心沉溺於幾乎天天在一起的生活的自己,是不是太自私?雖說層雲就是徹底的個人主義,但符希村子好像不是這樣,山下是由生下自己的長輩直接養育,感情上也深一點,所以如果他們要求符希回去,他應該──
 
綢之前回來有稍微跟自己提過,山下、尤其是符希的民族,很重視「父母」,跟層雲不同,他們很重視血緣的延續,所以親生的長輩晚輩,也就是「父母子女」之間的羈絆非常重。
 
『我是不知道符希打算對那邊怎麼說,』看起來已經完全融入山下生活的綢看起來有些…幸災樂禍?『不過很有可能被罵喔,而且會罵很慘,應該說除了麒麟的選擇,其他的人會被大部分的人排斥。』
 
『可是妳…』綢的選擇是朱雀,也不是麒麟。
 
『所以我那位經過家庭革命,』綢撥撥頭髮,『雖然我不覺得有沒有「家庭」有什麼關係啦,不過她整整難過了好幾個季節。』更別提還有人自殺自殘了,山下就是這點不自由。
 
看到絹一臉慘白,綢又拍拍他,『不過也有得到家人祝福的啦,只是很少而已。而且學者不結婚好像也不奇怪。』
 
結婚,終於到那時候才弄懂結婚真正的意義,類似交換紳帶,而且,非得是麒麟──
 
符希原本是住在轅長輩的小屋,到去年扣扉後,跟自己學習小屋還有成人房的搭造法,又在左近開始建造自己的屋子,絹看向月光下的成人房,青龍──符希掛得很自然,自己也看得很自然,不覺得有什麼特別,直到綢的那番話,才知道對山下的人來說,有多麼不容易。
 
「也不是生氣,我媽媽、呃,長輩就是那個脾氣,絢,你不要想太多…」
 
「她應該是,很想念你吧。」這一年來,符希回「家」的次數很少。
 
「…嗯,對不起。」
 
「你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要道歉。」真正說起來,那才是他的村子。族裡沒有跟外族通婚的前例,有些長輩雖然到山下工作,也選擇山下的生活,但大多都沒有再回村子,絹不知道像他跟符希這種情況,該怎麼做?
 
「可是、可是你…」想起自己去眾香的那兩個月,回來看見的絢的樣子,符希又覺得心疼。
 
「總不可能都不要回你的村子,說穿了,也是你長大的地方。」符希長大的地方──好遙遠。
 
因為一直都是他來山上,所以從未想過有多遠,終於有一天問了,他說是比去博物館多好幾倍。
 
不管是實際的距離,還是生活方式,都離自己、好遠。
 
聽他這麼說,符希訥訥無言。
 
「蠶繭都結好了,你趕不回來,我先幫你繅絲了。」
 
「絢…」
 
「你…不用趕,這邊的事,我一個人也可以。」
 
「絢……」
 
「我不耽誤你的時間了。」
 
「絢──!」很想告訴他不要再這樣講下去了,符希握緊陽台的欄杆,「我會回去的,紫色怎麼染都染不好,你等我,我們一起來研究。」
 
 
 
 
 
終於聽到他說好才掛電話,符希鬆了一口氣,走進臥房,媽媽果然還嚴陣以待。
 
「小希,剛剛在跟誰通電話?」雖說兒子也不是孤僻到都沒有朋友,卻很少深交,恍惚迷糊的個性不曉得該說親切好相處,還是目中無人,雖然不曾得罪過人,但卻也沒有交情深厚的朋友,除了公事之外,也不曾看他跟別人聊手機。
 
表情還這麼──除了織品之外沒看過他這種表情。
 
「一個,很特別的人。」符希斟酌著講了出來。
 
「為什麼急著要走?跟那個人有關?」媽媽不愧是媽媽,一下子就問到重點上。
 
「…嗯。」
 
「小希,我知道你的個性,只有喜歡的事才會掛心,但是你不可以一直這樣下去好嗎?媽媽老了,怕沒有人可以照顧你。」
 
媽媽一向討厭說老,這次卻自己說了出來。符希不由喚出:「媽…」
 
「你姊姊根本不用我擔心,她自己就可以照顧好自己,小冀比你小,卻也成家立業,但是爸爸媽媽只看到你飄飄蕩蕩。」
 
「媽,我沒有、我已經找到我這輩子要做的事了。」符希閉了閉眼,「我應該,會把時間都花在層雲族上面。」
 
「那你還是不懂。」媽媽站起來,幫自己把衣服放進衣櫃,「爸爸媽媽不在乎你事業有沒有成就,你的下半輩子,唉,一個人的話會很辛苦。」
 
「我有…我有可以一起分攤的人。」還是迴避掉刺激性的話語,符希說得極小聲。
 
「誰?」
 
符希不語。
 
「朋友再好也是有限…算了,你不願意的話,我說再多也聽不進去。」
 
戰力頗高的媽媽看起來也老了,竟然這樣鎩羽而歸,臨出房門前,符希問了:
 
「媽,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又選了一條不是你們希望的路呢?」
 
「你有哪次選的路是大家都說好的?」
 
「呃…」撤回戰力不高的前言。
 
「你覺得快樂嗎?」
 
「咦?」符希抬起頭。
 
「你選的路。」
 
終於反應過來,不由露出微微笑容:「雖然…雖然也有煩惱的時候,不過,更多時候,都覺得,這樣我就心滿意足了。」
 
仔細審視兒子臉上的表情,符母嘆了一口氣:「傻兒子,唉,說來還真是我養的。」
 
 
 
 
 
==============================================================
 
不寫文的時候會沒有存在感,這種病應該是嚴重得很了。
 
病入膏肓。
 
本來只是為了吶喊一些東西才寫的,到了後來,不寫反而會疼痛了。
 
無以存在的、我的思想。
 
為了證明我在,我思考;為了具現我的思考,我書寫。
 
僅此而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