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5131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雲夢千秋(五)

 


北海縱橫千里,終年水汽氤氳,顓頊的都城就築在最大島的淼淵,因為築在最高處的山頂上,整個淼淵以至於北海一眼收盡,我信步走在懸空迴廊,微風緩起,帶著溼潤的水汽撲面而來,舒適得讓我不禁瞇上眼睛。
 
顓頊去了姑射回來後,已是三天的光景了,也不知道究竟去做了什麼,只是從他回來之後,燭龍再也沒有受到騷擾,為此我曾私下前往鍾山一探,那地方看著還是平常,只是周遭空氣都多了隱隱約約壓抑的感覺,只怕是下了什麼禁制,不過我卻看不出是何種陣式。
 
想到這不禁微微氣餒,論起術法,我雖不敢妄稱天下第一,卻也難逢敵手,再怎麼稀奇古怪的陣式,雖稱不上隨手解來,也未曾連端倪都看不出,顓頊這一手卻下得天衣無縫,無痕無跡讓人連邊都摸不著,若不是先天五感過人,我只怕會懷疑那淺薄的壓抑感是自己的錯覺。
 
北帝顓頊……但願,這人能夠真心誠意守著天下。
 
又一波帶著北國獨有沁涼空靈的海風吹上,長衣灌滿了風,飄飄搖搖地彷彿要把人牽走,我放鬆著身體,只覺得全身地毛孔都舒坦地張開,真的、真的……好想張開翅膀,在這廣袤的水汽中,飛翔──
 
不知不覺中,身體彷彿凌空,我閉上眼睛,微笑。
 
「小心!」
 
一道衣袂劃開風聲,堪堪抓住了我已經掉下欄杆的身影。
 
我睜開眼睛,好鮮艷的服色,淡紅色的光暈周身流轉,來人有著堪稱世界上最完美的鳳眼,絕豔,卻不流於俗麗:「…九鳳殿下。」是上古神,而且子嗣艱難的鳳凰族呢!
 
「啊!你認得我?」九鳳原本要習慣性地抓頭,想到手上還抓著我的袖擺,略略鬆開的五指又趕快抓緊,「你,你幹麼想不開要跳樓?」
 
我忍不住一笑,「天下間帶著這麼濃烈的火焰氣息的羽族,除了九鳳殿下,難道還有他人?」
 
我這身衣裳原就薄,又是掛著整個人在風中搖蕩,很快地就裂開口子。
 
「呃,這不重要啦!快點把另一隻手給我!」
 
真是意外純真的尊貴神族呢…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就很愉悅:「我說,我的樣子看起來像是要跳樓?」
 
「這個……」
 
還沒有等他思考完,那原本就剩一絲之懸的袖口便果決地斷掉了。
 
「啊!」
 
那可不是我喊的。我張開雙手,擁抱從我身邊一朵朵飄過的雲,還有無形的風,哪怕是在風中沒有具體可視距離,我也知道自己下墜的速度快得追得上落雷。
 
彷彿是許久許久以前,曾經有人跟我說過:自由的感覺,像風聲。
 
我有太久太久,沒有感受過,呼嘯而過帶來的純然喜悅。
 
穿越浩渺的雲層,那蔚藍得接近玄色的大海已近,風中的水汽跟溫度都變得異常沁涼。
 
眼前紅光一閃,就在接近水面的那一瞬,我穩穩的落到一個毛茸茸的……什麼東西?
 
「你的死志真堅強!」
 
扭過長長的脖子,一雙靛藍色的大眼對上我的臉,長長的喙一開一合:「北海的水溫之冷可不是普通的神族都能適應的!跳樓加溺水,你當是雙保險啊?」
 
掌下毛茸茸的觸感是…我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是落在現出原形的九鳳背上,「九鳳殿下。」
 
「行了啦,別叫了,」鳥頭上骨碌碌的大眼轉了轉,「反正被我看到了,你死不成了啦,下次請早,別被我發現嘿。」
 
這人說話怎麼這麼逗,鳳凰不是一向端方貴重,雍容自矜?「我不是想自殺。」
 
「不然你是想游泳?」難為他一顆鳥頭也可以做出疑惑的表情,「你知道這水底下的溫度嗎?」
 
知道得很啊。然則我微笑:「會御風的神族不少的,殿下。」
 
他像是被噎了一下,「那你幹麼放任自己掉下去啊?」
「擁有像殿下這麼大的翅膀是很難的,少不得用別的方法彌補一下。」
 
「什麼?」他一下沒聽懂。
 
「一般的神祇御風,要想像殿下這樣享受狂飆而過的風聲,只怕是做不到。」
 
九鳳終於聽明白了:「你直說他們飛不快就好了,哪來一堆彎彎繞繞啊!這種說話方式真討厭,跟你主子一模一樣。」
 
我主子?黃帝?
 
「我就是受不了他那堆辭令才跑出來的,明明三言兩語就可以解釋清楚的事,直說不就好了,煩也煩死。」
 
這下疑惑的人換成我了,黃帝雖然上了年紀,卻也還沒罹患老年人特有的碎碎念啊?
 
「你有機會真的要跟那傢伙講啦,北方的人多豪爽啊,他那種文謅謅的方式跟大家個性不合啦,幫他辦個事都還要想半天才知道他想幹麼,真是浪費時間,雖說他才一千多歲,有很多時間可以浪費啦……」
 
呃…一千多歲?
 
「你說的,不是黃帝?」
 
「誰跟你講黃帝啊?」大大的鳥頭又轉過來,「我是說顓頊、顓頊!齁,真是有什麼上司,就有什麼下屬,榆木腦袋!」
 
「殿下,你搞錯了。」
 
「不要幫他辯解啦!那個個性嚴肅、毫無樂趣的男人,說是榆木還太抬舉他,那根本是糞坑裡……」
 
「咳!九鳳殿下!」我清清喉嚨,「我不是北國的臣工。」
 
「咦?」鳥頭調轉過來,東嗅嗅、西嗅嗅,「那怎麼聞起來這麼像?」
 
眼見他顧後不顧前,就快要撞上懸在空中的浮山,我趕緊把他的頭轉正,「這不是重點。九鳳殿下,雖然你是上古神祇孓遺,地位尊貴,但是這樣批評一國之帝不太好吧?」
 
「批評?你以為單是勸諫、諷諫、譎諫,這種無關痛癢的建言,那個顓頊就會改變作風啊?」
 
是不會。「那也不構成你謗君的理由吧。」
 
「謗君?!」該慶幸鳥沒有口水,不然九鳳差點被這句話嗆死,「你也太言過其實了吧!」
 
「若有人要抓你錯處,這不白白就是一個?雖說黃帝尊重上古神族,特許北極天櫃當作封地,又尊稱你為殿下,但是而今是黃帝軒轅氏的天下,殿下說話還是謹慎為好。」
 
「這個地方就你跟我,只要你不說,誰知道我說了啥?」鳳凰特有的驕傲任性發作了。
 
「殿下真是相信我,興許回頭就把你賣了呢。」
 
「那你幹麼多此一舉的提醒我?」鳳凰轉過頭去,巨翅一揚,飛上了九千里的高空,因為是在北地,所以陽光並不烈,只是一望無垠的空曠。
 
「或許我只是想兩面討好呢。」九鳳的原形足有幾十丈,我索性躺下來,枕著羽絨,倒也不覺得周圍有多冷。
 
「無聊!」巨大的、帶著五彩流光的雙翅一揚、一抑,像是平穩的大船航行在雲海上,「你可別忘了自己還在我手中。」
 
我一笑,這麼坦然的人真好,「我在你背上,不是手中,再說羽族也沒有手。」
 
九鳳被這一噎,又不甘心地威脅:「雖說見鳳凰則天下大吉,可我卻也不是麒麟那種連草都不肯踏一下的善心人士。」
 
「我知道,但是鳳凰天生驕傲,也不會輕易有殺心,再說,你已經『救』了我。」
 
鳳凰沉默了,太陽大概是快落下了,天際出現了朦朧的光屏,像是一幅幅透明絢爛的窗簾。
 
「極光啊……」
 
我喟嘆出聲,哪怕像是鳳凰這種巨獸,也涵蓋不了天際的十分之一,天地何其之大!卻為什麼有人以為能握在手中呢?世間勝景無數,又豈為一人獨享?
 
「唔!」身下的九鳳不安地動了動,「只怕得要回去了,淼淵那邊好像有人找我呢。」
 
我挑挑眉,離這麼遠,他也聽得到?
 
「嘿,」這傢伙背後八成也長眼睛,「別這麼驚訝,會魁儡術的神族也不少啊!」
 
 
 
 
 
回程時雖然勢比星墜,待在九鳳寬廣的背上卻不覺得顛簸,不須臾已經到了淼淵專供神獸起降的大露台。
 
我跳下鳥背,「今天很謝謝你,九鳳殿下。」他當然不是無聊飛那麼高的,而一般的神祇,修到終點也無法凌越雲層之上。
 
「啊哈哈,」鳥爪抓抓鳥頭,看來真是習慣動作呢,「是說,我都還不知道你是誰呢。」
 
「九鳳殿下這麼灑脫的人,為什麼要執著於問名呢?」
 
「這個…」抓頭,「相逢何必曾相識,你說的也不錯啦…只是,我覺得你給我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這句話像是搭訕呢。」我揶揄地說。
 
「說得也是。」
 
「有緣定當再會,別過了,九鳳殿下。」
 
 
 
 
 
==============================================================
 
苦手啊…請保佑我企管全都聽得懂……
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