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靜生香 08

不知道為什麼,那個人從自己拿茶出來直到綢回了自己的小屋還是楞楞的,蹙起典雅優美的眉,略施重量把茶杯放在他面前,才終於驚覺一般回過神:
 
「啊!」
 
像是會感染似的,總是怡然的坐姿這次有點急促,「你在想…」
 
「呃?」
 
然則終究沒有問出口,話鋒一轉:「……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感覺說了什麼都是蒼白,不管只講了一半的話,放下茶杯之後站起轉身就走。
 
轉身時下垂的紳帶飄揚而過,只見那個人緊緊搴住,雖是反應極快的停住轉身的動作,紳帶依舊被拉得鬆脫,不由大駭失色:「符希!」
 
「呃啊?」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連忙站起來:「哇!對不起對不起!!」手忙腳亂的幫他把紳帶往身上纏,繞到腰後交疊的動作簡直要把人抱在懷裡。
 
「你在做什麼!」
 
除卻最初為了看清固定夾的夾法站在他身後,已經很少看到他幾乎是生氣的表情,但是,怒意之外,好像還有些許的、顫音?
 
停下繫著的動作,這麼近的動作,輕易就察覺對方身軀的顫動,「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好像是氣得很嚴重的樣子,然則抬起頭看見對方表情的時候,符希突然噤了聲。
 
月光下,絢的臉色近乎蒼白。
 
有點怯怯的伸出手,終於撫上對方臉頰也沒被打掉,「對不起──我不知道──」
 
「你想做什麼?」聲音感覺像從胸腔擠出來的。絢深吸了一口氣,然則臉色更難看了,「你想拿紳帶──做什麼?」
 
「紳帶?我沒有──」是不是又誤會了什麼?「我、」
 
「從下午…你就在發呆,」終於止不住顫抖的低下頭,「你──」綢說了什麼?你在想什麼?咄咄逼人的話…真難看。
 
「我只是!」符希有些手足無措,「我只是…絢……」帶著一種嘆息的嗓音,「我,」已經顧不上什麼幼稚的面子問題,如果坦白就能讓對方安心,「我只是,覺得這樣的日子,太過夢幻了。」
 
「…咦?」
 
「像這樣,你就在這裡,」重量、體溫、鼻息…頓了一下,「但是,是不是迴避現實、一廂情願的夢呢?我可以罔顧所有人的意志,只自信的自己好就好嗎?」真奇怪,以前的自己從不會去煩惱這種問題,人生既然是自己的,就應該做自己的選擇並且自己負責,但是,開始會顧忌別人、以對方的悲喜為念,像是這樣的被牽制,雖然是不自由了,卻也感覺到一種安心的感覺?
 
輕輕飄散在夜晚的話聲雖然很輕,卻因為靠近所以聽得一清二楚,原來他也煩惱著跟我同樣的煩惱。
 
「然而還能這樣煩惱的我,是不是太過奢侈呢…」
 
絢並不說話,但是手掌下的輕顫卻停止了。
 
良久。
 
「華族的掃墓,是在四月初吧。」屬於層雲青年的,悅耳中音。
 
「欸?」你知道?
 
輕輕掙開因為驚訝而略為放鬆的手臂。
 
迴身的動作讓長髮閃出一抹幽光,層雲青年的脊背細瘦而筆直。
 
「作為回禮,我去幫你的忙。」
 
 
 
 
 
『我去幫你的忙。』
 
「符先生?符博士?符希──!!」
 
終於被音量飆高的拉回現實,華團那已經是殺氣凜凜的臉在眼前放大,嚇得自己差點跌下、仿層雲族等比例香木小屋的展室。
 
礙著還有外來的客人不方便給他好看,華團看似拉了符希的手,事實上是把人拽過來,「拉格蘭日館長。」
 
這才正視到那僧侶打扮的中年人,說不上熟稔卻大有淵源的舊識。
 
「這個。」
 
「咦?」下意識接過對方遞來的東西,才發現是一方立體繡,繡的卻不是一般的山水。
 
「有緣的東西就應該到有緣的地方去。」依然是一貫的微笑,還有音調特殊的發音,「賦詩博士。」
 
楞楞地看著對方遞過來的約三尺見方的刺繡,是明白、又不明白,卻依然、相似的震撼。
 
「那幅繡的作者在看過你的作品之後,托我拿來這個。」
 
「我的作品??」楞了一下總算回過神,印象中唯一給對方鑑定過的只有──「耶~~~???」
 
「什麼作品?」華團跟馮周異口同聲。
 
「龍。」僧侶微笑。
 
 
 
 
 
『這不是給博物館的,是給你的。』
 
『如果猜得出其中涵意,我方願追加二十件繡品參加展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