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4216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靜生香 10

『如果能的話,我當然希望是你的家人。』
 
因為這句話還有絢的反應,直到回到家了,符希都還處於恍神狀態,直到姊姊符音來敲了車窗,才反應過來要下車。
 
曾經以為生氣的表情,是害羞…
 
他不說話,是不是、默認……?
 
直到現在都還會思考這種問題的自己,真的,跟絢講的一樣,太快了,倒轉整個順序,理應先確定心意,再交換紳帶,自己卻反其道而行,以至於這時候,竟然還對自己這樣懷疑。
 
但是,就連這種懷疑,居然也是甜的。
 
終於瞭解到,人的心情原來也有滋味。
 
「小希?」神遊天外地進了家門,本應該隨絢坐上即將開宴的餐桌,符希卻被姊姊一道眼神叫到房裡。
 
其實一直都想問的,卻沒想到姊姊已經察覺到。
 
「坐,」說完姊姊才自失地一笑,「這是你的房間,不過一年下來,就連我進來的次數也比你多啊。」
 
嘴角一彎,勉強當成是笑了一下:「姊姊,我曾經跟你說過,是不打算結婚的吧。」
 
符音點頭:「那我應該也說過,我不會支持你,也不會反對你,」頓了一下,「這是個人選擇的自由,當然,你要有足夠的肩膀,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姊姊,我只怕,又選了一條爸媽不樂見的路了。」
 
敏感的捕捉到符希的語意,符音目光流轉:「我並不喜歡你走險路喔…小希,就像你當初選填民族學系一樣,哪怕是再冷門的科系,至少要包裝過,名稱好聽,願景遠大,聽著心裡也安慰……」
 
認真聽著。
 
「你跟那位絢先生,關係匪淺吧?」
 
冷不丁被這樣問出來,呼吸還是窒了一窒,「姊姊…」
 
「你不用解釋,」抬手制止他,符音的表情還是一貫的穩固,「不管是不是,結論只有一個,你不會結婚。」見符希表情一動,符音接著講下去,「寧可只敘述結論,不要敘述過程,知道嗎?」
 
「姊姊!」符希心急地打斷,「怎麼行…」
 
「這樣才行,」符音果決,「難道你要全部攤開?」
 
符希被問得一窒。
 
「小希,」符音放軟口氣,「不管民族學系好不好,你好歹是個民族學家;不管你是不是同性戀,總之你不婚,如果真的需要給世界一個說法,後者總是比前者好。」
 
符希的臉色有點灰敗。
 
符音心疼地看了已經三十歲,卻對世事懵懂的弟弟:「你不婚,OK…那你怎麼拿得出保證,讓爸媽安心?問題癥結點只在這裡,雖說爸媽多少還是想抱孫,但相較起來,他們在乎的是你一定要過得好。」
 
 
 
 
 
像是三魂被抽去了七魄,符希洗了好幾把冷水,還是安置不穩自己的魂魄,勉強把表情恢復正常,再度坐上餐桌前已經是半個小時過去,臨座的絢疑惑地看著他突然的改變,卻不好當著所有人的面問出來,只是遞來疑問的目光。
 
在心底苦笑了一下,符希清清喉嚨:「爸、媽,這是絢。」原本還猶疑要用哪個讀音,一瞬間卻已經確定下來,『只有在特別的事、特別的『人』,才會用上另一個讀音』。
 
「絢,這是生我的長輩。」
 
層雲青年優雅有禮的點了頭。
 
「絢是層雲族人,對,就是我主力研究的層雲族,織品分館也在層雲山下,所以,」斟酌了一下還是說出口,「目前我都住在層雲山上。」
 
「山路?小希,你幾點下班啊?山路會不會很難開啊?」媽媽就是媽媽,馬上想到的就是這點。
 
「嗯…我已經開得很習慣了。」大約連哪一塊石頭是怎樣震動都知道。
 
得到肯定回答的媽媽笑著轉向絢:「真是不好意思,我兒子打擾你了。」
 
「不會。」
 
啊…出現了,層雲族有名的微笑。
 
看到絢拉開嘴角的時候才又回憶起,相識之初,他總是用這種笑容…
 
表示拒絕的時候、希望對方不要難過的時候。
 
那等到你能對我發脾氣、又對我笑…我是說、假設……
 
現在的他對自己,不只是發脾氣,有笑容、窘困、甚至是…偶爾迷糊、任性的時候……
 
好多好多的表情,像珍版書一樣,都好好的保存起來。
 
回過神的時候只補捉到下半句。
 
「……是說小希你這樣怎麼好意思啦,萬一打擾了絢先生的私生活怎麼辦?啊、絢先生結婚了嗎?」
 
因為這個問句猛然抬起頭,一節還沒蹭乾淨的魚骨頭就很恰巧的卡在喉嚨,符希不由臉色大變。「咳、咳咳!!」
 
眼角餘光一直注意著符希的絢馬上把自己那杯紅茶端給他,眉頭已經蹙起來。
 
「小希!」
 
「咳、咳咳!!」
 
「啊,小音,快去拿醋!」
 
「哇!梗到哪,咳不咳得出來啊?」
 
「都是妳啦,沒事煮什麼魚!」
 
「…」
 
「咳出來了嗎?」
 
符希遞去一個艱困的目光。
 
「要不要去耳鼻喉科啊?」
 
「阿呆,診所都放假了啦!」
 
「咳、咳咳~~~!!」
 
「我來挑吧。」
 
雖說符希一家人忙得把自己晾在旁邊,不過可見他們感情真的很好,眼見符希努力了大半天,連眼眶都咳到泛紅了,絢終於不忍出聲。
 
符家人的目光齊刷刷照過來。
 
絢一手拿著筷子,「嘴張開,把舌頭拉住。」
 
「絢先生,這樣看起來很危險捏!」其實本來要說的話更直接。
 
絢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符希抓了幾張衛生紙包好舌尖,卻是很乖巧地擺出看喉科的標準姿勢。
 
「抓好,我快一點。」
 
任誰舌根被壓住都會產生反胃的反應,符希緊閉著眼,努力壓制反胃的衝動。
 
幸好絢很快就找到那根骨頭。
 
 
 
 
 
一群人終於好好的回到餐桌上,只是符希一看到那盤魚目光就不自覺跳開。
 
「你也真敢,就讓別人拿跟筷子戳你喉嚨啊。」弟弟。
 
「啊?這就很敢嗎?」疑惑的符希。
 
「真的。」夫唱婦隨的弟媳。
 
「跟你說過幾次,吃魚不可以轉頭,就不聽!」這是媽媽。
 
「…我只有抬頭。」
 
「啊、同款啦!」
 
「就叫妳不要煮魚!」這是爸爸。
 
「唉?是誰說DHA好,補眼睛顧頭腦的啊?」
 
「那也不用買鯉魚,刺那麼多…」
 
「對不起,鯉魚是我買的…」弟媳。
 
「是我贊成她買的啦!」弟弟。
 
「什麼?婉然,不關妳的事,是小冀的錯。」爸爸。
 
「爸你好偏心…」
 
「什麼話,男人就要敢作敢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