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靜生香 11(END)

飯後泡茶時間。
 
「絢先生,小希這樣去住你們那裡,會不會不方便啊?」爸爸在泡茶,這是媽媽。
 
「還好,織品館開車到山上只要半小時。」
 
「哎唷,絢先生真愛開玩笑,我是說啦…會不會打擾你跟太太?」
 
「太太?那是啥?」
 
「咦?ㄟ…就是妻子,要跟你一起共同生活的女人?」這樣解釋應該沒錯?
 
終於反應過來,「不會。」沒有那個人,所以不會打擾。
 
「絢先生好像很沉默齁?」
 
「還好。」不知道要講什麼。
 
「是說男人總是要有個家庭,絢先生你說是吧?」
 
「唔。」端起茶來喝了一口,咦,還挺香的。
 
「我看你跟我們小希應該也是很熟,你能不能幫我找個時間勸勸他?」
 
「什麼事?」
 
「就是勸他結婚啊!」
 
「老婆你會不會太直接了點…」這是終於發話的爸爸。 

「媽……」這是終於洗好碗筷的符希。
 
「哎唷你不要不好意思,這種事有什麼不好意思~」
 
「我哪是啊……」無力,「我現在整個生活就是繞著層雲在繞啊,根本沒有──」看了爸爸一眼,把後半句吞回去。
 
「沒有時間?博物館都不放假?走,我去跟你們館長講!」行動派的媽媽。
 
「媽!」撫額,「我也沒有心思、沒有打算、沒有計畫。」
 
「沒有計畫好啊,現在就可以重新開始!」
 
這句話大有語病,「哪來的『重新』啊…」
 
「不然你是想怎樣?絢先生都有家庭了!」
 
啥?!符希把頭轉向正在喝茶不說話的絢,見對方還是穩穩當當毫無反應,思緒跟心跳開始暴走,「你們…是怎麼得到這個結論的啊?」
 
「我就問你去會不會打擾他太太啊、男人是不是應該有家庭,他都點頭了啊!」
 
「………」根本不是妳想的那一回事好不好?「媽,當然不會打擾他太太,他沒有太太啊……」
 
「蝦毀?」錯愕,「那絢先生剛剛是…開玩笑的?」
 
「他這樣回答也沒錯啊…」因為平常都是這樣問答的,並不覺得哪裡有問題。
 
「好啦好啦,反正我也不瞞著你啦,小希,事到如今哪怕你喜歡誰都好啦,只要不是有夫之婦,你就沒有對任何人動過心思喔?」
 
符希不講話了。
 
「你這種表情,齁,不要告訴我你什麼都沒有。」
 
轉過臉去看著依然沉靜的絢,略為低垂的目光在氤氳的茶煙中有些潤開了,依然是鼻觀眼,眼觀心,看起來什麼都沒有在想。
 
多希望能像他一樣,毫不畏懾於旁人的眼光,堅定、單純、美好。
 
可是這種堅定單純美好,卻是因為,所有族人幾乎死絕,不再有需要顧慮的人。
 
突然就好想用一句衝動的話,毀掉目前這一切,然後去他的身邊。
 
可是不行,不管是不動聲色的、急切逼問的、冷靜旁觀的、還是平淡詼諧的,都是自己的家人,因為關心所以在乎,因為擔心自己過得不好,所以來確定自己的心意,所以才不希望自己變得被孤立、唾棄。
 
可是我很幸福,我要堅持下去。
 
「小希?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很幸福。」就像突然開竅一樣,「我很幸福,」結果笑容就因為這麼自信的一句話展露出來,「我很珍惜目前的生活,讀了自己喜歡的科目、做了跟興趣有關的工作、還把層雲研究得更深一點,在織品館的日子,在層雲山上的日子,我都很幸福。」
 
「小希…」
 
「媽媽,雖然我說過了,可是,我目前,真的已經到了幸福的極致,結婚對我來說,只是破壞目前的狀態而已。」
 
「孤單呢?」
 
符音走過來。
 
「姊姊,」符希清朗一笑,「我在層雲山有房子,自己動手蓋的。如果絢沒有改變主意,我也沒有改變主意,那我們就一直生活在一起。」
 
「兩個男人在一起還是不方便啊!」
 
「爸爸的同梯周叔叔就沒結婚吧,跟郝叔叔住在一起。」
 
「那怎麼能比?再說養兒防老…」
 
「我跟絢可以去住銀髮村。」
 
「真的,我不是開玩笑。」微笑再次保證。
 
「『銀髮村』是什麼?」終於有反應的絢。

「是專門給老去的人住的,有專人會幫他們處理生活上的事。」
 
「喔,那好啊。」
 
「咦?那層雲山…?」哎?一堆文化寶藏呢。
 
「很重要?」
 
「……」對自己文化滅失都不怕的人,還真的一點都沒有威脅性,「…你真看得開。」
 
「人死萬事休。」想了想,補充,「在意也沒用,活著的時候開心,就可以了。」
 
 
 
 
 
「小希,這就要回去了啊?」
 
「對啊,接下來還有展覽,眾香那邊出了一個難題呢。啊,對了,賣場那邊有開嗎?」
 
「這麼晚了,你還要買什麼啊?」
 
「呃,芒果。」絢說的,甜到不用撒糖的芒果。已經不好意思去跟爸爸要了,那天爸爸收拾完茶具之後,就沒有再跟自己講話。
果然還是生氣了吧…
 
符希苦笑。
 
媽媽也楞了下,「你爸那個性齁…我不會講啦,你等他氣消啦…」
 
「沒關係…媽,我知道的。」就是因為還疼我才會氣成這樣。
 
「你知道了你也不會改啦…」媽踅踅念,「真正是父子,有夠像…頑固…」見符希還是苦笑,「有沒有跟你爸講你要出發了?」
 
「我去了書房,門是鎖上的。」敲門都不應。
 
「唉……我改天再跟他講講看啦…天也不早了,你還要去賣場,早點出發,到了打電話給我。」
 
「好。」
 
 
 
 
 
車子搖搖晃晃上路,在賣場買了芒果又買了西瓜。
 
終於打開後車廂的時候:
 
「絢,我們要不要回頭去買個冰箱?」
 
坐上副駕駛座的絢:「為什麼?」
 
符希走過來,還捧著後車廂已經放不下的芒果西瓜:「只怕這禮拜我們有吃不完的水果了。」
 
嗯,芒果、山竹、龍眼、木瓜……
 
有機無農藥的喔!
 
 
 
 
 
=============================================================
 
這應該是在去年9月寫完的,不過我卻一直拖著沒貼,懶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我實在捨不得太早跟他們說再見。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看完《青龍帘》這麼久之後,又自己動手寫了有符希、有絢的故事,我多喜歡這種平淡、簡淺、細緻、迂迴,像是蝴蝶的振動、花上的露珠、從樹葉縫隙透過來的陽光。
 
是一些好瑣碎、好細微的動靜,組合起來的氛圍。
 
是一種不去細細品味不會懂的、愛人的感覺,只有戀人特有的細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