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37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豢龍 03

章三 緣起

俗話說:神替你關上門,一定會幫你開另一扇窗。
 
如果是這樣,薩爾就萬分腹誹這個神了,走了一個女友,應該補一個辣妹給我,不是一顆蛋啊!!
 
而且還是個敏感、笨、愛哭、還帶把的小鬼!
 
雖然自認沒有羅莉控,但如果卡默是個可愛的小羅莉的話,薩爾的心情搞不好還不會這麼差。
 
其實不能怪他手這麼那麼賤,獵奇的心人人都有,雖說烏爾塔沙漠是有名的惡名昭彰、妖魔鬼怪橫行、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管他千百個不好,有美人就是天堂。
 
秉持著這個原則,哪怕就是個女鬼,只要夠美豔,薩爾也願意去會會看!
 
因為在沙漠邊緣聽說了烏爾塔深處有隻蠍妖,還是用美色迷惑人的蠍妖,薩爾就心念一動,滿懷著熱血就毅然踏進沙漠。
 
事實證明,蠍妖真的不是吃素的,沙漠原本就乾燥,生態環境原本就惡劣,薩爾擅長的火系攻擊術一樣樣使出來,還是半點殺傷力都沒有,那上半身是美女下半身是蟲的妖怪就滴溜溜地躲進沙堆裡,還不知道會從哪個尻尻角鑽出來螫你一下,如此往來一天一夜,薩爾靈力再充沛也受不了──一半是使用法術消耗的,一半是被酷熱跟酷寒消耗的──耐心告罄的某人終於烙下一句「我不玩了」,叫出赤鸞放火燒砂,你沒看錯,放火燒砂,砂子當然燒不起來,薩爾想到的是糖炒栗子(其實鹽焗蝦更貼切)。
 
抱著「烘也要烘乾你」的念頭,釋放自己靈力燒整個沙漠,最後結果是蠍妖烤熟了,薩爾也不支倒地。
 
幸好那天風平浪靜,不然單是埋也給埋進砂堆裡。
 
半夜裡終於被冷醒的薩爾動作遲緩地爬起來,只是隱隱約約看到前頭的微光,想也不想地就緩慢地移動過去,其實他也沒得選,不動,就是死,更何況大半夜的總不會有海市蜃樓吧?
 
薩爾就是在這種半死不活地狀態下見到卡默的蛋。
 
正確來說是一隻四五十公尺長的龍,雖然長相兇惡地朝薩爾張牙舞爪,但這頭巨龍卻嚇不倒薩爾,倒不是因為他膽子大,而是看看地上流動的血量,這頭龍也不過是最後的一點掙扎。
 
巨龍的眼裡閃著兇光,張大蝙蝠般的雙翼,像是護衛著什麼。
 
薩爾沒有再走近,鄉野裡長大的小孩都知道,猛獸瀕死的最後一擊才是最驚人的,他已經踏進這頭龍的警戒範圍,沒有被馬上殺死的原因,是因為這頭龍已經沒有多餘力氣。
 
薩爾靜靜地端詳巨龍,就在巨龍的左近有個沙漠難得一見的湖,那裡面的水就是他目前最需要的東西。
 
問題是,他要怎麼安然、不侵犯到巨龍,而到達那個湖邊?
 
「我沒有惡意啊…」
 
薩爾不算個好人,至少不會是普世意義中那種人畜無害、笑容溫和的好人,且不說他根本也擠不出足以取信、安撫人的笑容,這頭龍聽不聽得懂人話還是個問題。
 
這頭龍沒有凶氣,薩爾很確信這點,也沒有妖氣。
 
這個世界很奇妙,除了人類跟常見的動植物之外還有很多亂七八糟的存在,神獸、靈獸、妖獸、妖精、魔怪…什麼想得到、想不到的東西都有,這些東西有的有益人類、有的有害,於是祭師/魔法師之類的職業應運而生,而身為祭師/魔法師最重要的一點,也是最基礎的一點,就是可以直覺性判斷對方是友是敵,換言之,也就是靈氣跟妖氣的區別。
 
如果是取自「陰」的力量修煉而成,那身上就會帶著妖氣,如果取自「陽」,那身上就會帶著靈氣,不過,這是概括性的分法,也有些遊走在陰陽邊緣,或者正邪兼修的傢伙。
 
但那都只侷限在人類已知的精怪。
 
眼前這隻龍…並不是已知範圍,更像傳說生物。
 
薩爾靜靜地沿著外圍慢慢移動,萬分艱辛地接近湖水。
 
巨龍的眼睛警戒地盯著他。
 
就在薩爾終於快接近湖水時,天上降下一道又一道強烈的閃電,閃光還未消退,滾滾的雷聲就落了下來,巨龍這時已經不再盯著他,而是抬起細長的頸,憤怒又恐懼地瞠視天空。
 
一道落雷降下,狠狠劈在巨龍身上,擊穿一個洞,血液還沒落下,就被高能量蒸發。
 
巨龍吃痛地發出哀鳴,聽見這個聲音,薩爾的心臟像是被鼓槌敲響的鼓,猛烈地震動起來。
 
又一道落雷打在牠身上,從薩爾的角度看去,白森森的巨大肋骨都露出來,巨龍放聲長吟,聲音有說不出的哀戚。
 
落雷一直打在牠身上,薩爾注意到,有好幾次,巨龍是故意去承受雷擊。
 
牠的身下,好像有什麼…?
 
雖然是黑夜,卻沒有雨雲,這雷電來得詭異,薩爾正在奇怪時,天空突然落下雨滴,終於下雨了嗎?
 
薩爾抬頭看去,卻是帶著淡淡血腥味的雨,或許不是雨…巨龍的眼睛已經不再兇惡,哀求似的對著天空長鳴,從眼角不斷有液體落下來。
 
牠在哭?
 
一隻龍,在哭?
 
然而天雷只有落得更猛烈。
 
 
 
 
 
天際終於露出魚肚白的時候,雷電終於散去了。
 
薩爾看著幾乎已經能稱為廢墟的這一方天地,巨龍已不再瞪視著他,那條龍發出低低的鳴聲,蜷曲的身體已經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肉。
 
當陽光終於撒滿砂塵的大地,薩爾才終於從死去巨龍的身下看到一顆大可成人合圍的蛋。
 
雖然沾滿了母親已經冰冷的血肉,卻奇異有著溫度的蛋。
 
爬蟲,不管是龍或者壁虎都一樣,沒有適當的溫度,蛋就不能孵化。
 
放著不管的話,一定會死掉。
 
這傢伙也不知道什麼來歷,還沒出世就引來這堆天雷。
 
薩爾走過去,蹲下來端視這顆蛋。
 
太陽升得越來越高,沙漠的溫度上升總是很快。 
 
放著不管就會烤熟,有其他的怪獸過來偷蛋吃,一樣死。
 
薩爾不是個好人,他也不覺得自己應該以一個好人為目標,所以他舉起手,扣上蛋殼,「反正你也是孵化不了,不如早死早超生…」
 
蛋沒有被敲破。
 
他隱約,摸到了一個心跳聲。
 
 
 
 
 
文藝青年這個詞一向離薩爾很遠,雖然常常跟風系的飆接觸,但吟遊詩人或者魔法師那都是風系的專長,日祭師長曾經說過好在薩爾的音質還不錯,不然單是看他唱歌時面無表情,連詩歌吟唱都會變成死神的鎮魂曲。
 
『是比虛空裂斬還威的音爆型武器喔~』
 
薩爾的回答是丟了一隻火蚰蜒過去,這隻「改良」過的火蚰蜒更像金魚大便,不打到你身上是不會爆炸的。
 
日祭師長也不說什麼,三兩下就邁著輕快的腳步朝法麗夏塔奔去,還露出顏面神經萬年壞死的不朽微笑,『法麗夏塔,我們來研究昨天未完的防禦魔法陣~』
 
薩爾暗啐了一聲死老鬼,邊恨恨地召回已經快要打中兩人的火蚰蜒。
 
他不敢真的打上去,法麗夏塔與其說是他女友,其實更像是鎮妖塔,鎮他用的。
 
這個女孩子什麼都好,對任何人一樣溫和,從薩爾來這裡第一天開始,就沒有看過她對自己露出任何異樣的眼神,不管是好奇、厭惡、蔑視,統統沒有。
 
是一個讓人無法產生敵意的人。
 
優秀、溫和、有禮、聰慧,薩爾常常會懷疑這麼一個人怎麼會被派來當自己的夥伴,更難得是法麗夏塔連眉都沒有皺一下就接受這個提議。
 
等著成為她夥伴的人應該可以從神殿一直排到大陸盡頭、海的那端,但是法麗夏塔從沒有半分不耐跟炫耀,因為薩爾擅長的是攻擊,所以法麗夏塔總是很穩妥地負責防禦,雖說她的攻擊一樣也不弱。
 
因為總是幫他處理爛攤子,所以久而久之大家都把他們當一對。
 
法麗夏塔只是笑笑。
 
當大家都說「薩爾你這死小子,便宜你了」的時候,薩爾也無法從法麗夏塔身上看到什麼過多波動的情緒。
 
於是就好像順理成章接受了這一切。
 
毫無真實感。
 
自己並不是個好男人,例如戀人般該有的約會啦、耳語啦、怦然心跳啦,也根本沒有,薩爾覺得自己就是被雲朵般白色的夢境包圍著,有點暈乎,卻也隱約知道不是真的。
 
然而還是這樣過了四年。
 
平淡如水的四年。
 
然後分手了。
 
明明沒有擁有過的東西,卻在失去的時候感到「失去」。
 
還有比這個更莫名其妙的事嗎?
 
 
 
 
 
結果在思緒亂轉的時候,他還是悄悄地把蛋移到了陰影下。
 
小時候常常去掏鳥窩,不是為了玩,是因為餓,掏了鳥窩捏破鳥蛋就往嘴裡送,是很平常的事。
 
一直到去了神殿,有次手癢也爬上樹,拿著鳥蛋正要捏的時候,從二樓窗邊經過的法麗夏塔發現了自己。
 
『不要摸!』
 
那時還綁著可愛小馬尾的法麗夏塔一臉慌張。
 
『為什麼?』
 
『老師說,有了人類氣味的蛋跟小鳥,母鳥就不會要了。』水汪汪的大眼。
 
『進了我的肚子,就跟母鳥沒有關係了。』略帶著挑釁。
 
其實已經很久沒餓過了,就是手癢,或者說,心癢,出於對平靜現狀的不滿。
 
『不可以吃!』閃著水光的大眼流露出單純的正義感,握著拳頭反對,『這樣母鳥回來會很傷心的!她找不到自己的孩子會很傷心的!』
 
薩爾突然沉默下來,十三四歲的少年,不知道為什麼,眼神可以這麼深,『你憑甚麼?』
 
『欸?』
 
『人餓了吃畜生、野獸餓了吃人,妳管得著?』
 
『那不一樣!』搖頭,『你又不餓!』
 
『這鳥窩妳家的?』
 
『不是。』
 
『我跟妳也沒有關係。』
 
『…』
 
『那我是不是餓了、這鳥窩要怎麼辦,妳也管不著!』
 
雖然狡辯贏了法麗夏塔,薩爾卻突然覺得很沒意思,自己跟個半大小鬼較真做啥?
 
但是男人的面子不能丟,吃不吃是一回事,捏不捏是另一回事。
 
『薩爾,』聽到聲音的少年垂頭看去,飆帶著很飄逸從容的笑意走來,『下來,別把法麗夏塔弄哭了,好男人是不應該隨便讓女人流淚的喔!』
 
『法麗夏塔哪算得上女人了……』
 
嘀嘀咕咕地,還是從樹上跳了下來,把法麗夏塔唬了一跳,連忙探出頭,『薩爾,你沒事吧!』
 
正是叛逆年紀的少年一擰眉,『吵!摔死也不關妳的事啦!』
 
 
 
 
 
『我會傷心。』
 
這是法麗夏塔成為他搭檔那天說的第一句話。
 
『啊?』
 
『我希望神殿裡每個人都開心的活著。』
 
其實薩爾聽不懂她在說啥,也壓根忘了這回事,但是法麗夏塔的笑容很溫暖。
 
『當然也包括你喔,薩爾。』 
 
什麼東西?
 
他始終沒明白過,沾染了人類氣息的蛋或者幼鳥,母鳥為什麼不會要。
 
母鳥還是沒有回到鳥窩,薩爾偷偷把那窩蛋拿下來,試圖用燭火摀到孵化。
 
他還是沒有等到幼鳥破殼,那窩蛋就壞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