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8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雲夢千秋(六)

九鳳是被找來開會的,更確切一點說,是關於國境西北角出現了頻繁的火災,剛開始,人們並不以為意,北地多潮濕,卻也並非沒有乾燥之地,燭龍所在的鍾山就是一例,火災雖不常見,卻也非毫無前例,原以為只是尋常的秋季大火。
 
因為火勢並不特別大,也由於起火地點附近沒有居民,所以儘管燒了幾座森林,地方官卻只是多加了幾批巡邏而已。
 
這件事會鬧到顓頊這邊來,是因為昨日圈養在印澤的天馬馬場也燒著了,如果是一般的馬場走水,那是十分不稀奇,馬料就是一堆草,燒起來當然是乾柴烈火,烈焰沖天,問題是,天馬所在的印澤本身是一汪冰湖,方圓並無草木,況且飼料並非一般的草,而是印澤獨產的水玉,在這情況下火還能燒得起來,那可不僅僅是詭異而已了。
 
加上天馬是戰場上重要的動力,所以武司靈武前來回報這件事時,臉色真是要多黑能有多黑,差點沒跟文司玄冥就防火措施吵起來。
 
其實說到底也不能怪玄冥,印澤簡單來說就一片冰得像鏡子的水面,周遭全是水晶森林,除了天馬,沒有其他動植物,一點可燃物也無,這把火燒到那個地方去,玄冥只怕比靈武更不得其解。
 
玄冥的本體是蛇,屬性為水,所以儘管他腹笥甚廣,還是為求慎重地找來北國少有的御火專家,鳳凰九鳳。
 
我來此處尋找黃帝時恰恰趕上了會議的尾聲。
 
「昨日我也偕同九鳳殿下前去看過,這恐怕不是一般的火焰。」隔著雕花的門扉,顓頊的聲音傳出來,「如果殿下的猜測無誤,這是地火。」
 
話聲一落,內間即起了輕微的竊竊私語。
 
我微微皺眉,地火,沉睡在地底足以融化岩石的熱量,即使是鳳凰涅槃、可以燒盡三行五界的三昧真火,在地火之前也顯得小巫見大巫。
 
黃帝即位之初即耗費了大量人力,分駐在四極天柱,源源不絕灌注寒氣以緩和地火,這幾年就算偶有零星爆發,也是幾十年一次,為何近來如此頻繁?
 
「我稍微壓制了火勢,不過以火攻火並不是好辦法,」這是九鳳的聲音,「北極天柱並無損壞,只能說是地火比以前更加熾烈,水剋火,想要平息沸騰的火,最好還是找一位有巨大寒涼水氣的人來。」
 
「要說豐沛的水氣,天下間除了北帝陛下當然──」
 
「霞棲,你的發言過於莽撞了。」顓頊淡淡地截斷他。
 
內間靜了一靜,也不知道顓頊做了什麼,旋即傳出不約而同的一眾抽氣聲,旋即起了一陣竊竊私語。
 
「你們也看到了,我只怕是力有未逮。」顓頊的聲音還是一樣的平靜,「單是豐沛的水氣也壓制不了地火,冥靈幽珠或可一試。」
 
冥靈幽珠啊,這下扯上共工了呢…
 
顓頊這話聲一落,瞬時招來無數的反對聲浪。
 
「陛下萬萬不可!這是我北國事務,何須水神插手,況且水神與我北國素無交情,要他出借賴以修持的幽珠,只怕不可能!」
 
這人的反對也算是微婉的了,下一個更直接:
 
「陛下縱然神力不足,也萬萬不可跟那尾臭蟲低聲下氣,難道除了他共工,我北國就沒有人才了?集合北極神殿的九位長老,也未必就壓不下地火!」
 
共工原身是黃龍,發言的不曉得是誰,連臭蟲也罵出來了,看來跟共工那邊積怨頗深呢。
 
「燭龍日前才被相繇挑釁,雖說後來得知只是個人爭風吃醋,卻也難保不是出於指使,這無名火來得詭譎,陛下千萬不可引狼入室。」
 
這個指桑罵槐罵得也太不藝術,是罵對方早有預謀了。
 
各種不平之鳴紛紛響起,拐著彎罵顓頊不中用的有、罵共工心機歹毒的也有、藉機翻舊帳的有、無事找事橫插一腳的也有,一整個熱鬧非凡。
 
大約是眾人罵累了,聲音稍微低了一低,顓頊的聲音再度傳出來:「雅靜。」
 
「顓頊或者才疏德淺,不過眾位仙卿,當著九鳳殿下,就事論事,提出可行方案,比口舌之爭更為當務之急,」頓了一頓,「不說政通人和原是眾卿之責,至少也應該替自己的國家存些體面才好。」
 
也就是說這些吵得像市井村俚的臣工們一點自覺跟人臣風範也沒有了。
 
我無聲地笑了一笑,真是很冠冕堂皇的詞鋒啊。
 
不過卻也讓我知道黃帝絕不在內,黃帝若在內間,那些臣工絕不敢盈反沸天吵得這麼熱絡。
 
「北帝就不要太苛責他們了,」九鳳笑嘻嘻地,「北方人豪爽,心直口快而已,如果他們真對你不滿,這把椅子你早就坐不住了。」
 
真是意外直白地把狀況一語道破啊。
 
聽得顓頊又道:「北極神殿的長老有六位進入閉關,況且集合長老來壓制地火,那麼剛上軌道不久的星圖又要靠誰運作?天下安定未久,我知道諸卿多有親舊死於炎帝之手,但請大家以大局為重,地火確實並非一人一力可以抗衡,一旦意氣用事,若有不虞之事發生,又是憾事一樁!
 
況且就算我方願意,水神也未必願意出借,眾卿之憂慮,至少等水神應允之後再煩惱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