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半島盡頭


從國家教育研究院(前身是國立編譯館)離開時,雨已經停了,並且有陽光。
 
雖然來程多走了一段路,回程卻還算順利,乘著陽光回到社子時,天色尚早,雖然慕夏展快要結束了,但是五點多去逛應該也逛不到什麼…
 
懷著這個想法,想說,去看看前次來自八段的讀者說的,台北市很罕見的菜園好了,去看看社子島的盡頭好了。
 
會有這種想法,應該是因為,上課時翻開地圖,發現自己對於這個至少還要生活一年的地方,無疑還太過陌生,嗯…應該是這個原因吧。
 
於是照著不完整的地圖,還有沿途的路標,就追著西沉的陽光,一路奔向所謂的社子島盡頭了。
 
過了社中街、過了六段,聞到了海的味道,跟旗津的感覺很像,雖然我只去過旗津兩次,但不知道為什麼,只要看到大片的混凝土堤岸,還有異常寬闊的道路,就會想到旗津。
 
越過迴轉道,沿路的景緻就變了,路旁出現許多野生的植物,然後路也變得狹窄,建築變矮,夾雜著許多斑駁、鐵皮的建物,然後在七段左右看到菜園,雖然遠方還看得到關渡的山(應該是?)還有台北市的大樓,身邊卻完全是「鄉下」才會出現的事物,有種荒謬之感,而建築物之老舊破舊,更是出人意料,讓人無法想像這竟然是在台北市。


※遠處還有山,近處卻是菜園,還有路邊亂長的植物
 

 
雖然我來自中南部,卻始終無法相信在台北還有這種角落,也無法相信同一個行政區(士林),從東邊的天母,到西極的社子,竟然是這樣天差地遠的景觀。
 
 
※路上的景緻,完全不像台北

 
結果應該是在某個岔路轉錯彎,到了一個T字路口,卻顯然兩邊都不是延平北路九段(九段就是最末段),瞬間很直覺並且傻傻的,開口就問路旁一個在擦洗機車,口嚼檳榔的大哥:「請問社子島最尾端要往哪裡走啊?」
 
「啊?」
 
「哈哈,我只是純粹想要去最尾端看看啦…」
 
咦?結果那個大哥大概一聽就知道我是外地人,竟然很義不容辭,跨上他的機車就說:「那你跟我走。」
 
然後我並且也傻傻的騎著車就跟他走了,等他過了兩個彎,在一道堤岸邊停下來,指著左手邊:「你知道社子島尾端是圓的嗎?」
 
我點頭。
 
「你順這這條路走,會看到海院,在前面會看到公車總處,那就是社子島的最尾端。」他指著左邊。
 
於是我就這麼天才的走到了最尾端了!只是後來想想我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我竟然就這麼相信一個陌生人並且跟他走耶………@v@"
 
等過海院又看到那個簡直像是砂石場的公車總處…我在右手邊發現了一條往堤岸上的斜坡,應該就是剛剛那個大哥講得腳踏車道了。
 
「既然來了就是要看大江東去的樣子啊」其實我想的最尾端應該可以在一個小沙灘就看到大海。
 
雖然對海沒什麼愛(足見我不是智者),可是好友寶對海特別喜愛,而我竟然來了就是至少要看一看才走。
 
不過剛剛對於居民的不方便的哀憐之心,在登上堤岸時瞬時消失了。
 
因為眼前的景色實在很寬闊(談不上壯闊,但相比市區的壅塞來說,真是耳目一清),緩緩奔流的基隆河,遠處關渡的山,河海交界處的紅樹林(應該是關渡水鳥保護區),還有沒有建築物遮擋的天空,都讓人覺得很舒服,而且周圍很靜很靜,靜得可以聽到水鳥還是鷺鷥的叫聲還有振翅聲。
 

※堤岸上市腳踏車道,機汽車禁入喔 
 
 
於是原本想說看一眼就走的我,慢悠悠在堤岸上晃了超過半小時,人類果然應該親近大自然,才會心胸開闊。
 

※樹林上一點一點白白的,都是鷺鷥,可恨我的相機鏡頭沒那麼長 
 
 
而且從我來到台北,還是第一次這麼悠閒。(決定下次跟樂齡一起去遊山玩水同好會了!我也要去爬山哈哈)
 

※step,前進


※喜歡雲的姿態,這張的雲,像是有天使從天上落下來,背後拖出長長的霞光 


※天地遼闊,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晚照,為余信手拈來 
 
 
雖然只有半小時(還是多一點?)不過是很難得的平靜時光,還很難得有拍照的心情。
 
 

 *更多照片請參照:http://album.blog.yam.com/gisia&folder=8911332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