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8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LOST WAY

  難得要了一天假,當然,不是普通的假,而是脫離經紀人自己隨性出門,因為不算特別走紅的歌手,敘只是戴了帽子眼鏡掩飾過,就穿著跟時下大學生沒兩樣的T恤牛仔褲出門了。
 
  其實只是想回老地方看看,看看曾經一起瘋社團的學校、看看開第一場小到不能再小只有10個不到觀眾的LIVE HOUSE、一起爬過的山徑古道還有架在險峻溪流上的木板橋。
 
  一起經過的有很多個日子,去過不只一個兩個地方,如今想要一一列舉都想不完全,只固執認為一個團隊就是誰也不能少,卻不曉得因何重要?
 
  夢想跟著自己也有七八年,逐漸深入歌唱這個世界、逐漸學得交際或者演出地技巧,有過得意也有過低潮,還記得堅持,卻忘了堅持什麼?
 
  敲敲自己的頭,雖然這動作總被噓說裝可愛,但有時真也恨不能用力敲一敲自己,人類就是這樣容易被習慣拘束,然後再被習慣麻痺,產生「會一直這樣下去」的放心感的同時,也就淡忘去加深彼此的聯繫。
 
  山間總是蓊鬱,連風都彷彿帶著青色,飄過自己的時候隱約有霧氣,分不清是樹木草葉的清新還是氣溫的沁涼。
 
  不算特別高聳的山很快就登到頂,兩株枝幹互相纏繞的奇樹是此處風景一絕,不少年輕男女起鬨在此合照,路旁竟還有不惜跋涉的攤販應景賣著各種祈願的御守,敘抬頭看去,果然從繁茂的枝葉中看得到稀稀疏疏的五彩紛呈。
 
  不禁搖頭淡笑。
 
  雖然是很破壞景觀但是,綁上的人在當下一定是真心想要願望達成吧,不管是怎樣的人、怎樣的願望,不管在他人眼中多荒謬或者多平凡。
 
  像是許願這種行為…駿是絕不會做的。
 
  那人雖然外表謙和,但骨子絕對是個理性至上的行動派,一定會說:隨隨便便拜一下、求一下就可以達成願望,那人還吃飯睡覺作什麼?直接祈求自己成仙吧!想要什麼都變得出來了。
 
  最初雖然是自己喜歡唱歌,可是堅持到最後、終於把自己帶到螢光幕前的…其實是駿吧。
 
  在自己18歲生日時許下的「大家可以永遠在一起,然後一起成功」的願望,其實也已經得以實現了,只是成功過後,慢慢的風流雲散。
 
  想起來,當初自己說出這個願望時,駿也不像其他人,而只是笑笑。
 
  「先生,買個御守吧!可以招桃花喔!」純樸的小販是一對中年夫婦,外表較為黝黑深刻,帶著原民特有的熱情。
 
  敘回神,給了對方一個很純然的笑,轉頭,下山。
 
  回程的公車上,他播出了一通電話,「小潘,我想去上你的節目。」
 
 
 
 
 
 
  「哈哈,我找你找了好久,為啥突然有興趣上我的節目?」
 
  「你一定要這樣公開揭穿我嗎?」
  
  「各位觀眾!歡迎聆聽ROSEMARY回憶錄,聽得出來今天的來賓是誰嗎?」
 
  「其實我只是個路人甲…」
 
  「別賣冷了,是我們剛剛推出新專輯的陳敘喔,歡迎你!」
 
  主持人小潘很有個人特色,屬於讓人如沐春風的狠角色,同樣的話讓他講出來,就顯得特別逗、特別有說服力。
 
  敘攤手,做了一個聳肩的姿勢,嘴角卻忍不住揚起,小潘很有本事把人逗樂。
 
  「大家好,我是陳敘。」還是先跟聽眾朋友打了個招呼,因為是廣播,所以陳敘只做了很簡單的穿著,姿態也相對輕鬆。
 
  「其實剛開始我認識阿敘時,常把他的名字記成『陳述』,你確定你沒有一個哥哥叫陳述嗎?」
 
  「嗯…」陳敘沉吟,最後結論,「登記在戶口名簿的,沒有!」
 
  「哈哈哈,」潘的笑聲也是很耐聽的那種,不張揚,也很自然,「你這樣伯父會抗議的。」
 
  「我以為抗議的應該是我媽?」
 
  「這下大家發現陳敘也是個冷面笑匠了吧?」
 
  「我很開心能聽到大家的笑聲喔。」
 
  「嘴巴好甜喔!」
 
  「不是不是,這是我的本意。」陳敘搖手,「人只要覺得受到旁人喜愛或者關心就會開心,是很自然的事。」
 
  「這是心理學還是社會學觀點啊?」
 
  「是陳敘的觀點。」做了一個小小的鬼臉,陳敘坦然,「做自己喜歡的事,能被接受,居然還能被喜歡,我真是太幸福的人了。」
 
  「你說唱歌這件事?」
 
  「對啊。」
 
  「聽說陳敘的父母反對過你從事演藝工作?」
 
  「嗯,因為跟大家想的都差很遠。」頓了一下,「因為我念升學高中,很多人理所當然就以為很常規的:考大學、念熱門科系、就業,這樣一路走上去。」
 
  「原來陳敘是個才子。」
 
  「不是啦。」搖手,「只是一向感覺遲鈍,對很多事都不討厭,就也沒想過是不是還有其他可能,嗯…那個年紀應該有的煩惱也差不多是這樣吧?」
 
  「喔?那後來是怎樣發現自己喜歡唱歌?」
 
  「上音樂課,老師希望我們分組都弄一首短歌,想不到評價還不錯。當時也沒有多想,只是後來好像被隔壁班的同學拿去改良過,突然在校慶表演出來,然後就被拉進社團去了。」
 
 
 
 
 
  拉拉雜雜講了一堆,及至最後,慣例地以新專輯地主打歌《夏日煙火》來作結,告別小潘踏出電台已經是薄紅的夕照,燠熱的夏日就算是氣溫稍降的傍晚,在人擠人車擠車的都市依然悶得驚人,看著西面紅得有些過份的天空,敘暗忖:是颱風嗎?好像前不久有看過類似的氣象預告。
 
  接下來是一連串的宣傳活動,不免要在幾個城市跑來跑去,還有幾個戶外簽唱會,不曉得會不會被影響?
 
  一邊亂七八糟想著,一邊緩緩地走向捷運,其實在一大票或先天或後天的帥哥美女中,陳敘僅只是屬於模樣端正順眼,這年頭觀眾的口味彷彿隨著緊湊的生活越來越速食,所以一開始不特別出色的陳敘並沒有特別亮眼的成績,而且這也跟個性有關,陳敘一向是秉持「專心做好一件事」原則的人,不比其他演而優則歌,或者歌而優則演之類兩棲甚至三棲的藝人,曝光率少得可憐,所以在星海雲集中,也不過不上不下的角色。
 
  但是,比起一堆紅得發紫、天王天后級的同業來說,陳敘卻很樂觀地想著:至少自己稍微遮掩一下,還是有辦法像常人一樣出門,用不著打游擊一樣躲著人群或者狗仔隊。
  
  自己這種想法,或許就稱為沒有志氣或者沒有野心吧?
 
  在自己選擇音樂的最初,就曾有個長輩說過:所有藝術都是一條孤獨的路,其中不乏許多你討厭或繁瑣枯燥的重複功夫,最好不要懷著太夢幻的想法比較好。
 
  不過那時自己並沒有澈底地瞭解這種「孤獨」會孤獨到什麼程度吧?
 
  哪怕是長滿青春痘的阿宅青春期,哪怕常常對著曲子糾結地寫不出詞,哪怕根本一點新意都沒有的旋律,無人喝采的重複練習或者沒有聽眾的登場,自己所在的也還是一個團隊,從沒有一個人苦惱過。
 
  年輕的自己一定以為那種程度就是孤獨了,卻沒有想過其實那還不是人生最大的坎。
 
  像現在這樣,儘管還沒有發光也能堅持著自己的路,儘管已經失去跟自己一同描繪、唱和的人,儘管這條路上大多時候只能自己咬牙撐著,但還沒有隕落的自己,勉強也能稱為幸運吧。
 
  就算是一個人躺在地板上,散落的譜都是凌亂到可以稱為悽慘的不成句,一首歌都生不出來,空熬著接近被冷凍的日子。
 
  進了月台上了擁擠的車,敘的想法還是一路飄搖。
 
  只是,在這個時候,在另一個人已經毫不猶豫、一路往自己目標奔去的時候,自己也萬萬沒有理由倒下啊。
 
  太不中用也太難看了,難道再見面時,要以『分開得對,我根本追不上你的腳步』這種姿態被看見嗎?
 
  用力地抹了把臉,都已經走到這裡來了,沒有理由就這樣放棄,路過的店面傳出一陣清澈的歌聲,敘忍不住停下腳步。
 
  悠揚如陶笛一般的聲音,深刻而振奮的歌詞。
 
  『第一名是岩駿的〈乘風而上〉,以上是新歌榜本周一到五名,下週見~』
 
  「我會去那個地方的,無論是否曾經約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