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476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9

    追蹤人氣

雲夢千秋(七)

一場會議就這麼不歡而散,眼見北國臣工即將出來,我斂了斂衣裳,決定轉頭去尋找自己正經的頂頭上司。
 
「水司陵既然來了,何不入內一談?」
 
低沉緩慢,有若塤一般的音質飄進耳朵,我渾身一震,苦笑,還是被發現了啊。
 
竟然連職銜都喊出來了,北帝這個問句倒真不如說是命令句。
 
回身向著剛才離開的方向,刻意避開了北國臣工,等到我輕輕推開了門,進入殿閣時,整座宮殿只剩下顓頊,還有一旁的九鳳了。
 
「水泠見過北帝、九鳳殿下。」
 
不卑不亢施了禮,我低眉順眼地站在大殿中央,鼻觀眼眼觀心,就等著顓頊把問題丟過來。
 
「聽籬查壁的行徑,似乎不太像水司陵的作風。」
 
我微微一笑,這種話還算不上正題,顓頊讓我進來,絕不是為了追究這檔事,我且不急。
 
他緩緩走下高不到一尺的台階,北方尚黑,此時他一身玄色袞服,倒是比前幾次見到都多了些凜然的氣質,玄章飄帶水質一般從我視線一角滑過,慢慢停在我左後方,「妳並不想解釋?」
 
「北帝想聽嗎?」輕輕撢撢衣裳,我自不心虛,更無須解釋。況且此時不是我有求於他。
 
也不知道顓頊聽了這種類似頂撞的話會有什麼表情,我低著頭,看不見。
 
「你們真是夠了,」一直都旁觀著的九鳳終於受不了,「是說,原來妳就是水泠?」
 
他的音質卻很容易讓人會心一笑:「殿下,確是水泠無誤。」
 
「哎,我還以為是誰呢?」他原本坐在顓頊的右下首,此時興高采烈地提著一身正式袍服下階,「好樣的,這下可裝不成神秘了吧!」
 
背後有一道打量的視線,是顓頊吧?大概搞不清楚我怎麼跟九鳳認識上的。
 
「做什麼一副乖寶寶的模樣啊,瞧著就悶!還是昨晚妳在我背上放鬆得多,也比現在順眼多了!」
 
唉唉,沒讓你全都抖出來的嘛…雖說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啦……
 
「水司陵跟九鳳殿下熟稔至此?」
 
顓頊這聲音聽起來也太怪異了,像是壓抑著什麼似的,透著一種冷然還有隱約的調笑……
 
等等!他不會是把這句話想左了吧!!!
 
「昨日多承九鳳殿下盛情,水泠一覽了北海蒼穹的浩渺。」我撿著說詞,心中微微不悅,雖說九鳳的話多有歧義,但顓頊的猜測也太不堪了吧!
 
仁者見仁,淫者見淫!顓頊這個色胚!
 
「喔……」
 
「北帝特意以傳音喚水泠入內,應該不是為了此事吧。」放緩著語意,我垂下視線,竭力保持心緒的平靜,「水泠還要前往尋找黃帝陛下,請恕水泠先行告退。」
 
「慢。」
 
「北帝尚有何事?」
 
顓頊慢慢放下了抬起的手,因為廣袖遮去的一小片陽光再度灑進來,「我的話若有冒犯,我道歉。」他背著光,臉上的陰晴並不明顯,聲音依然低緩。
 
「天子不獄,水泠惶恐了。」天子不獄,自古天子是不會把自己放在跟他人平等的位置,哪怕所謂天子只是勝者為王的一種美化,而事實仍是與百姓無異的人。
 
我並不期待他道歉的,雖說接觸並不多,我卻仍知道他是一個驕傲的人,儘管環境致使他需要謙沖有禮,然而生長在骨子裡,融合其母平民階級的堅韌跟其父貴族的驕傲,仍是不能由後天的教育完全抹滅。
 
驕傲的人對你低聲下氣,那還真讓我毛骨悚然。
 
顓頊似乎深深吸了一口氣,繼而失笑:「真是,反而像是我理虧了。」
 
我不語,該裝聾作啞的時候,我一向是很配合的。
 
「召妳進來是為了…聽聽看妳的想法。」這句話不知為什麼,中間頓了一頓。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說這話倒不為了頂撞他,只是一向以來的原則罷了。
 
「若單只一個旁觀者而言?」顓頊倒也不動氣,極有耐心。
 
「北帝何苦要問?論人才,北國人才濟濟,自輪不到水泠妄議;論君臣,北帝乾綱獨斷,又何須水泠多嘴?」
 
「正因妳是局外人,沒有利益糾葛,所以才問妳。」顓頊挑唇笑了一笑,「『問』而已。」
 
問而已,不是斷。
 
並不會因為我的意見就毅然有所決斷,這北帝還真誠實啊。
 
所以我儘管天馬行空、不著邊際地胡扯一通,反正最後下決定、需要負責的人也不是我,這樣嗎?
 
想是想,但卻也不能這樣做。
 
「不管北帝是否『出於下策』,需要向共工商借幽珠,只怕沒有相應的條件,共工也不會輕易答應吧。」
 
冥靈幽珠天地間僅此一顆,蘊養水神浩蕩靈氣,且不論幽珠本身貴重,不容有所閃失,哪怕只是顆普通的寶珠,也因為那『僅此一顆』變得異常珍稀。
 
更別說那是共工力量泉源,炎帝一族的三至寶之一,共工要是坐地起價,你顓頊又能拿什麼去跟他交易?
 
「那麼水司陵是覺得這次的交易做不成了?」
 
「世事無絕對,北帝既然決定去借,必然也有借到的把握。」
 
「想不到水司陵這麼看得起顓頊。」
 
「這是北帝之所以為北帝。」因為維護著四極天柱,是四方帝王最重要的工作,如果連這件事都無法達成,那顓頊這北帝也不用當了。
 
「喂!你們可不可以不要打啞謎啊!!」一旁的九鳳揣測半天,還是搞不懂顓頊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終於抗議。
 
「殿下不妨問問水司陵,她一定給你滿意答覆。」顓頊笑著挑撥。
 
「北帝的打算,水泠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我恭謹地回答,拒絕把火燒到身上。
 
「啊,不管啦!」九鳳衝到顓頊面前,「你到底要拿啥跟共工談?」
 
顓頊無所謂的笑了一笑:「有一句話叫做……『無欲則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