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12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夢千秋(九)

「顓頊確然是胸有成竹的,誠如他說的無欲則剛,著急的只怕是共工。」我啜了一口茶,抬眼看依然不得其解的九鳳,「前次相繇挑釁燭龍留了一點痕跡,顓頊只怕是有什麼證據吧。」
 
「妳是說相繇是被共工指使的?」
 
「共工哪會作指使那麼明顯的事,至多搧風點火,相繇也太蠢,為了討好共工,揣摩著意思就下手了吧。」
 
九鳳的鳳眼瞪得有杏眼那麼大,「妳這番話全是猜測,真憑實據在哪裡啊?」
  
「上次的毒是避風草、百夜花,歷來只產在南國煙沼,產量稀少,即是當地土著也少有知道的。」顓頊既然出發去南國了,這件事也算不得什麼秘密,九鳳雖無心機,卻也不蠢,什麼話當說,什麼不當說,其實心裡有底,我也樂得逗他。
 
「煙沼是炎帝一脈的發源地,這麼作不是只坐實了共工的指使?」
 
「有個故事彷彿是這樣:有個富商出門,要經過一座山,山上卻有窩賊,過山有兩條路走,一條好走路朝天,一條難走進賊窩,這時你是富商,你怎麼走?」
 
九鳳楞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所以反而出在他老家,反而越能推說栽贓?」
 
「聰明!」我輕笑,「這時賊喊捉賊就足夠了。」
 
「就算顓頊查出這罕見的毒,繼而找上門,單是爭辯推託都可以耗上好一陣子…」
 
「捉賊拿贓,共工那裡絕不會有任何把柄,他是水神,又是當今能夠壓制地火的人,顓頊總不好隨隨便便入人以罪,這事至多查到相繇就查不下去。」
 
「那共工也可以棄車保帥當著顓頊的面揮淚斬了相繇…哇,果然狠毒。」九鳳頓了一下,一雙妙目瞟過來,「是說妳能想到這些,妳也好深沉啊!」
 
我嗆了一下,「九鳳殿下!您的『也』字用得太失當了!」
 
「啊哈哈……我無心的,就不要計較了。」
 
只是這場爭執是共工無心促成,還是有意放過,這其中可有著很微妙的差別啊…他是想試試顓頊的深淺呢?還是意在其他?是不滿『北方水德』的稱謂呢?還是一封引人深究的邀請函?
 
無欲則剛…顓頊是明知共工有所求的,只是他會用什麼條件去跟他交換呢?
 
「殿下,你親眼看過地火噴發對吧?」
 
「怎麼?」
 
「我記得最後一次的噴發地點是…」
 
「寒冰崤。」
 
「不知殿下有沒有興趣重遊舊地?」
 
「妳要幹麼?」九鳳終於警戒起來。
 
「聽說寒冰崤是深可百丈的冰谷,地火應該還沒把它消融掉,不知道冰火相容是什麼景象,水泠很是好奇呢!」
 
「妳、妳妳!」九鳳著急得用手指著我,「那個地方現在遍地不是熔岩就是寒冰,而且搞不好再度噴發,磁場紊亂又不能靠術法飛,妳去那個地方,是想找死啊?」
 
我搖搖頭,「夾著冰崤的兩座冷山高千仞,除了九鳳殿下的巨翅,還有誰上得去。」
 
「就算是那樣我也不會載妳去!」
 
「真的?」
 
「真的!」
 
「沒得商量?」
 
「沒得商量。」
 
「不幫就是不幫?」
 
「不幫就是不幫。」
 
「好,」我起身,擊掌,「水泠也不喜歡強人所難,十日後若不能回轉,請代我轉告黃帝陛下,勿以水泠為念。」
 
 
 
 
 
 
============================================================== 
 
 
 
 
熬了一陣,推薦終於破百了,雖說我也沒有很認真耕耘過…(踹)
 
不過還是會開心的。雖然今天的HP真是低到破表,不過『人因為感覺被喜愛就會感到很開心』也是一種很自然的反應。
 
所以我是自然豬這樣…(冷)
 
雖然老師說BLOG已經沒什麼人在爬了,這會子大家都在瘋微博,
 
所以不管來的人多少、來幾次、多久來一次…只要還有人看,就能夠構成動力。
 
再次感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