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29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豢龍 05

第五章 封印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曾經「救」過牠的原因,小龍非常地喜歡膩在薩爾身上。

 

雖然對於一個根本不想要也不熟練小動物養成的光棍來說,這樣的依賴完全在計畫外,但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無往不利的惡聲惡氣還有隨性又糟糕的生活習慣和脾氣,也沒有嚇退這尾小動物,應該說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嗎?

 

繼第一百五十二次把小龍扔、拐、傳送離自己的手臂上不果之後,薩爾萬分無奈的接受了這個現實。

 

然後原本就沒有多好的脾氣更加惡劣。

 

像現在,小龍細細的爪子抓著自己的手臂,小不溜丟的頭充滿好奇地四處張望,兩隻小眼睛寫滿了興奮,而且在距離耳朵很近的位置,不斷發出各種意義不明的叫聲。

 

覺得快要耳聾的某人終於暴走。

 

顧不得還人來人往,雙手死掐著那尾白色生物搖晃:「你是咪夠了沒有?!」看到人也咪、看到動物也咪、看到蔬菜水果也咪…「你不煩老子都快被你煩死了!」

 

類似抓狂的舉動讓他身周的人不自覺退了好幾步,在並不廣闊的街道上,突然開了一個圈圈。

 

「咪咪咪咪咪咪──!」被掐得兩眼昏花又口吐白沫的龍發出死命的慘叫。

 

不管旁邊的人竊竊私語,已經連續被吵了好幾天、睡眠品質直線下滑(已經沒有睡眠了還品質!)的薩爾發起脾氣就沒完沒了。

 

「就是這裡、就是這裡,有人在虐待動物!」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誰見義勇為,把尋城的士兵招來,看見挎著短箭、手持長矛的輕甲士兵,人群唰地讓開一條通道。

 

「這位先生!虐待動物是違法的,就算是你自己的寵物也不行!」其中一位士兵上前拍了拍薩爾的肩膀,非常公式化的提醒。

 

「嗯?」帶著兩個驚人的黑眼圈,還有高漲的怒氣回視,見到對方手臂上的徽章,還有說出來的話之後,薩爾身後的空氣更加降低了好幾度,「有什麼問題嗎?」

 

雖然一瞬間覺得對方傳來強大的煞氣,不過身為一城的守城士兵也是很有志氣的!「……我是說,禁止虐待動物。」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虐待動物?」

 

另一位士兵站出來,「這位先生,請你冷靜!雖然這隻動物前所未見,不過牠應該也是動物才對!所以還是不可以虐待牠…」

 

薩爾看看手上已經兩眼賺圈圈的生物,冷哼:「那我虐待你,行嗎?」有氣沒處發還有人不要命撞上來,搞不清楚狀況?

 

「……你藐視公權力,我、我們要逮捕你!」雖然一邊維持著志氣,但被周圍狂降的冷氣影響,講起話來還是一句三抖,朝同伴打了個眼色之後,一群人很沒有氣勢的縮小包圍圈,只是動作非常之緩慢。

 

某人把終於晃暈的龍丟進背包,捲起袖子打算大開殺戒……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夠了沒有!」

 

雖然面對的是虛擬影像的傳送陣,不過對方笑得實在太幸災樂禍,儘管清楚只是徒勞,薩爾還是忍不住丟了一個火焰彈過去,洶湧的火焰彈在接觸到有如鏡面的影像前煙消雲散,引起對方更猖狂的笑。

 

「死老頭我回去一定宰了你!」憤憤地丟下宣言。

 

「喔!看來你很想當諸祭之首嘛!」日昀用小指揩了揩眼角,一邊扭曲著表情勉強做出一副欣慰狀,「嗯,有為青年!」

 

「誰稀罕你的死位置啊!」啊!單是當上祭師長就已經煩透了!更不要說日祭師長還常常要從事政治的社交活動,一想到每天都要跟一堆腦滿腸肥的政商名流打交道,薩爾就噁心到連隔夜飯都想吐出來!

 

日昀會養成這種變態性格,搞不好也是工作害的!

 

「你還很有精神嘛!」日昀終於收住了笑,堂堂祭師長,在街上跟守城士兵幹架,最後還靠分殿駐祭才從牢裡放出來,嘖嘖,前任火祭師長要是知道了,可能會氣到把神殿掀過去!

 

「你到底想說什麼!」薩爾擰眉,就算日昀再變態也不可能特地開傳送陣來消遣他,畢竟還挺耗靈力的,「你很無聊嗎?還是說今天不用去賣笑啊?」

 

「流火不在,飆又去忙了,我關心一下晚輩嘛!」

 

「…少來!」日昀才不像表面那麼溫和仁慈咧!

 

「好吧!既然你也不打算跟我談心的話。」聳聳肩,日昀無謂,「我聽說你抓了個有趣的東西。」

 

薩爾的眼神冷了冷,「不要試探我。」來到尤肯分殿,龍的事就會曝光,神殿的封閉性讓傳言的速度更快,他從沒有打算可以隱瞞,只是日昀這種態度未免太令人不爽!

 

是嘛!除了幾處禁忌之地封印著沉眠的龍,這種傳說生物已經有上百年沒在大陸出現了,引起獵奇或者其他不可勝數的想法,也毫不奇怪。

 

「我有什麼理由要試探你?」日昀聳聳肩,一派雲淡風輕,眼神帶著淡淡的責備和嘲諷,「不用把自己想得太了不起。」

 

薩爾彷彿被撩到逆鱗一般:「你到底想幹甚麼?」日昀的態度很多時候都代表了神殿,不,應該說是整個神職體系,平常打打鬧鬧就算了,像『窩藏凶獸』或者『隱匿強大力量』這種敏感性話題,薩爾可是不敢放鬆。

 

日昀的眼底匆匆閃過冷芒:「年輕人,用不著把人看得太扁!」他清音曼然,突然話鋒一轉,「只是別忘了你的身分,還有這個身分代表的意義!」

 

身分?意義?這種被死死規範的東西,擺在多變的人世之前,根本拘泥腐化得可笑!「所以你特地開傳送陣來說教的?」

 

日昀冷眼看著他許久,儘管只是隔著傳送陣,氣氛還是陷入一種詭異的緊繃。

 

就在薩爾以為日昀會說出更嚴厲的話的時候,畫面倏地消失了。

 

「…搞什麼?」看著地上猶自發著熒光的圖騰,薩爾一陣愕然,是日昀突然關閉了傳送?

 

薩爾忍不住轉頭去看在水盆邊上睡得天塌不驚的小龍,是因為牠吧!日昀之所以這麼特地,只是,他到底想說什麼?抹煞?剷除?還是直接送回神殿『作研究』?

 

 

 

 

 

 

圖書室。

 

「喔喔,我看看,左邊一點左邊一點,啊、不是那本,下面那本才對!」白鬍子老公公柏恩瞇著眼睛,推了推那副厚重的老花眼鏡,仰頭指揮著。

 

爬上長達屋頂的梯子,薩爾小心翼翼地把一本厚達半個手掌的書抽出來,隨即被揚起的灰塵嗆得直流淚。

 

「老頭,你確定是這本了嗎?」因為距離,基本上薩爾都是用吼的,以保證聲音確實能被貌似重聽的柏恩接收。

 

「應該是吧!」又瞇了瞇眼,柏恩其實也不是很確定。

 

「…」薩爾皺眉,看了一下這本厚重到不小心掉下去一定會出人命的書,心理忖度了一下,還是乖乖用爬著從梯子上退下來。

 

拎著書到一旁的大型長桌,上面已經堆滿了好幾本類似的磚塊書,對閱讀向來沒有興趣的某人瞬間臉色黑了黑,向聖泉的方向瞥了一眼,還是認命地一本一本翻閱起來。

 

那隻幼龍的力量波動還是太大了,外型也太過惹眼,如果因此惹來一堆人的覬覦,還不如就死在當初的湖畔、不要孵化就好。而且,旅程還有很長,不知道還會遭遇什麼的路上,帶著自己也搞不懂的生物,無疑只是把變數增多而已。

 

除非能找到牠的同族,否則,若還要一起行動的話,就必須想個強力的封印還有變化術才行。

 

薩爾知道東方的許多傳說,在古老的東方國度,這些有著靈力或妖力的異獸,可以隨意變化型態,甚至化人。雖然薩爾覺得帶一個小鬼上路也是麻煩,不知道有沒有辦法把那隻龍丟到異次元,有必要時再放出來就好了。

 

「嗯嗯嗯~」柏恩推推厚如瓶底的鏡片,一邊哼哼,「喏,年輕人,這個怎麼樣?」

 

薩爾接過柏恩手上的書,上面密密麻麻的古代文字晃得他一陣頭暈,看了半天未果之後,輕輕打了個響指,手上燃起青熒的光,觸摸上紙頁:「…是封印的方法。」

 

「你直接『讀取』?」柏恩有點訝異,古代的語言、文字都是具有魔法的,只是久遠失傳,只變成了一個個的符號和音節,法師或祭師,就是碩果僅存、還能使用這些文字力量的人,只是,隨著時間流逝,能被使用的文字也越來越少。

 

為了傳承文字的「用法」,神殿開設了課程,日昀、飆就是古文字學的佼佼者,現存的所有古代文字幾乎無所不通,柏恩在古文字學也下過苦功,對於這篇古文字的記載仍無法完全通透,本以為新任祭師長的薩爾或許能看懂,沒想到對方懂是懂了,用的方式卻讓人大吃一驚。

 

「啊?」薩爾一時沒反應過來,「喔,你說這個啊,」舉起發出淡淡青光的手指,「很快不是嗎?」雖然大部分的人都不是使用這個方法啦。

 

柏恩沉默了一下,「看來你很有天賦呢。」一般人一輩子苦修,就算能看懂古代文字,也不一定能夠使用其中的力量。

 

「不過是剛好而已。」薩爾聳聳肩,一邊用極其潦草的字跡把古代文翻譯出來,其實當初發現他能這樣『讀取』古文字時,神殿曾有過不算小的爭執,保守派強烈主張要徹查薩爾的身世,而且要求監管他,不過被飆和亞瑞斯輕巧的化解了,雖然薩爾從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跟那群腦筋僵化的老頭老婆子達成共識,後來也沒有人再提過這一點。

 

「那你就先找找看吧,老頭子眼睛不好就先失陪了。」柏恩搖搖頭。

 

「…為什麼幫我?」單是看日昀的態度,就知道神殿方面對於自己撿了隻龍回來這件事,並不是抱持太樂觀的態度。

 

「凡事來到世上必有原因,順遂著自然的發展就能找到答案。」柏恩深邃的笑了笑,又是和藹的白鬍子老公公。

 

 

 

 

 

陸續翻完了幾堆書,得到一堆封印方法還有屠龍故事後,薩爾有點挫敗地開口:「結論就是沒有結論啊…」除了阻止就是扼殺,都是著墨在龍的力量如何強大、如何對人類造成危害、如何殘暴之外,剩下就只有專門對付龍的各種術法還有刀械器具的介紹,寥寥幾個傳說,也是數百年前的地理位置,現在不是荒漠就已經開墾,想也知道不會有龍。

 

結果,就只能先封印了牠嗎?

 

薩爾捂住發澀的雙眼,半點也想像不出那隻冰涼涼、滑溜溜,好奇得要死又喜歡成天咪咪叫的傢伙,會跟傳說中殘暴會噴火還會吃人的龍有什麼相似,無意識的吐出一句:「…白痴。」

 

白痴死了,根本是自找麻煩。

 

走出圖書室時已經日光西垂,一把從泉眼挖出泡得不亦樂乎的幼龍,小傢伙就發出歡快的鳴聲盤上來,走出神殿,走出城市,終於來到城外的一片樹林,蓊鬱的樹林生氣豐沛,極其耀眼的閃爍在這應該是荒漠的小鎮邊緣。

 

丈量好距離畫了法陣,薩爾把幼龍托在左掌上,一串奇異的音節吐出的同時,方圓內的氣溫突然直線下降,也泛出炫目的藍光,光團冉冉升空,不斷擴大,一聲悠悠長鳴劃破原本的寧靜,帶著強大力量的威壓,薩爾咬牙,繼續吟唱著咒文,從周身燃起點點紅光,火焰之中出現朱鸞的身形。

 

被解開封印的龍的力量迫得內臟破裂,一口血湧上來,被薩爾頑強的壓下去,嘴裡的咒文不停,盡力燃燒自己的靈力,火焰中的朱鸞振翅而飛,盤旋著那冰冷水汽。

 

水與火的攻防戰,為了抵禦來勢洶洶的火,幼龍釋放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終於引來了雷電。

 

烏雲蜂擁而來,雷音電光隱隱可聞,遠處一株巨木瞬間已遭雷殛,又是一道閃電,落雷離龍所在的位置越來越近,地面被鑿穿一個深坑,電光再閃,瞬間的靜止後,巨大的雷聲伴隨極為痛楚的龍吟撲面而來,薩爾心裡一急,速度飛快的唸完咒文,法陣升起好幾道沖天火炷。

 

「給我靜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