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229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清風隨行02


秋天的蟬噪一波一波,儘管已經接近下午4點,氣溫依然高漲,課堂上,有人認真做著筆記、也有人昏昏欲睡地直點頭,除了少數的認真派還跟得上老師神速的講課外,絕大部分都帶著有聽沒有懂的表情。

雖說大學文憑越來越不值錢、大學生涯也越來越頹廢,但是由於就讀的學校性質特殊,就算是青春洋溢、情緒浮躁的十八九歲,還是被要求嚴謹嚴肅。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幾個終於鬆了一口氣的年輕人圍在一起,剛剛被壓抑的音量傳開:

「小步小步,剛剛老師講的槍彈跟工具痕跡是要怎麼看啊……」

「見鬼了,本國又沒有車輪的資料庫,要從哪裡查起啊?」

「下禮拜要小考吧?筆記借抄一下啦~」

「………」

被圍在中間的是一個長得意外清秀的高瘦青年,還殘存著少年的些許柔和線條,但因為氣質過於深凝,中和掉外表的稚氣,只見他揮揮手上的筆記,一臉嫌棄,「你們上課幹麼都不做筆記啊?」

「靠,老牛超會跑題,講話又快,誰記得住啊?!」

一句話引來眾人的抗議,他們這一屆鑑識課的老師叫劉青雲,本來大家都叫他老劉,叫來叫去就變老牛,還有更過份叫腦瘤的,雖說在鑑識界也是響噹噹一名人物,奈何他說話奇快無比,又常跳tone,講話又毒,所有跟他出現場的搭檔都大喊吃不消,紛紛求去,鑑識科流動率大幅上升,最後上面只好決定,美其名曰培養後進、技術傳承,實則變相流放,除了比較艱澀的case外,您老就到警察學校去教教書,別再荼毒同事了吧!

剛開始他們這班還沒聽到關於老牛的傳聞,只覺得要被傳說中破了無數奇案、冤案的神級人物教授,真的是太屌了耶,誰想老牛來的第一天,正確來說是5分鐘內,大家幻想就破滅了。

『你們懂基礎理化跟生物學嗎?最常見的毒物反應是哪些,說得出來嗎?死了一個禮拜的屍體見過沒,應該不會腿軟吧?』幾個詰問之後,『我的課很硬,上面既然派我來教你們,沒有學透的人就統統別想pass,省得出去丟我的臉!以後雙數週都小考!』

接著轉頭就開始劈哩啪啦講課跟潦草至極的板書,開口都是術語,致使第一堂課上完,全班都累趴了。

「幹!比5000長跑還累!」

真的。尋默默收拾著書包,其實他也不是不能體會同學為啥這麼討厭老牛啦,做人真的太機車了,「不過他的技術真的很好。」

老牛很喜歡模擬現場來上課,而且逼真無比,有次做了一個虐殺的現場,還是爛了好幾天的,班上當場就有一位女同學暈過去,連他在內的幾個大男生那幾天也是看到肉就反胃。

雖說是模擬現場,但是臟器血跡蒼蠅腐蛆一應俱全,更過份的連氣味都好像,雖然在心裡一直告訴自己『這是模擬的』,也幸好沒有腿軟,不過還是粗手粗腳的遺漏掉很多線索。

『就是你們這群笨蛋,還沒採到證據就開始破壞現場!』

『是到證據沒有錯啊…』

當天也不曉得是誰皮在癢,竟然開了這種玩笑,生性嚴肅的老牛當場就勒令他去跑5千,『人民的納稅錢就是為了養你這種痞子?!這種話你也講得出來!如果這是真的現場,你這樣講對得起被害者嗎?』

其實他的話並沒有錯,只是罵到很多人,當場的氣氛down到極點,大家地臉色都訕訕的。

結果那次的課堂就地考試,全班沒有半個超過60分,大家嘴上不說,心裡都幹譙得要死。

相對於老牛羅列出來的3.40條線索,尋看看自己抓出的19條,竟然還有4條是誤判,不由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你們很多人對我不服氣,也知道很多傳聞,關於我,隨便你們怎麼想!但是,一天是警察,你們就一天有保護人、幫助人的責任,不管你們出於什麼原因來就讀警校,打算做怎樣的警察,都要先摸著自己的良心想一想,出去外面,有沒有辦法對著被害人、加害人,還有其他老百姓,堂堂正正地說:我是警察。』





 
 
我是警察。

不管如何嚴令禁止,每個大學宿舍的寢室牆面總是意外的五花八門又斑駁,校方不管抓了幾次、罰了幾次又粉刷幾次,反正血氣方剛、花裡胡哨、手賤搞不好還沒有啥審美觀的孩子們,總愛這邊貼貼、那邊塗塗,見幾年的經費砸下來還是一點成效都沒有,校方也懶得管了,只要他們不會直接把牆鑿穿、把樓搞塌就好!

雖然也有因為經濟不景氣或者家庭因素考進來警校的同學,不過跟凝重端方的氣質很違背的,尋卻是因為懷抱著所謂「夢想」這種虛幻泡泡打算從事警職,不過雖說動機很虛幻,但對尋來說卻意外的有效果也非常強烈。

所以從國高中時期就非常自發的鍛鍊自己,參加過田徑社跟柔道社,也參加過幾次縣級以上的比賽,到了考大學時,這些長年來的努力也顯現了豐碩的成果。

雖然進大學不代表就可以直通刑警之路,而且還有一堆根本無關、理論又繁瑣的學科,不過這都是必經的過程,所以尋也不急不躁按部就班學習著。

這是過程,就像練跑或是柔道的過程,不管是感覺上毫無關係的重量訓練還是身體柔軟度的延伸,都只是為了對終極的目標有些許的幫助。

我是警察。

我要當警察。

牆上貼滿了各個國內外警職人員的英勇事蹟、書架塞滿各式犯罪的研究、打開電腦打開我的最愛,都是討論槍枝、犯罪現場、刑偵的網頁。

尋怔怔地看著上鋪床板,然後目光漸漸凝聚起來,變得清澈無比。

室友楊躍推開門,「幹麼躺在那裡裝死啦!去打球!」

「好啊!」尋迅捷地翻身坐起,換上球衣,「等一下要殺得你唉唉叫!」

「嘖,放馬過來啊~」楊躍挑釁的揚揚眉,勾上尋的脖子,「我贏了介紹你妹給我認識…」話還沒說完就被尋賞了一拐子,「我靠,你這個妹控!」

「妹控是因應你這種癡漢產生的,」套上球鞋的尋看起來分外神采飛揚,「別躺在床上裝死,要死也先給我殺一殺再死啊!」
 
 
 
 
=============================================

這是地特殘存的怨念。
當然什麼都不做也不會怎樣,不過沒有活著的實感這件事真恐怖。
一定還有什麼事可以做,也一定還不可以停止戰鬥。

謝謝PC正妹的禮物,超可愛的~
Dear all, merry christma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