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雪殘冬

關於部落格
貼文、生活雜記…更新很慢orz
  • 12139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清風隨行 03

 清風隨行(三)
 
升上大二的時候,點名條上的名字有了些微的變動,部份同學因為家庭因素而退學了,因為常常幫老師跑腿所以比其他同學更早知道這個消息,尋楞了好幾秒。
 
因為參加校隊訓練,學期還沒開始就提早回宿舍的尋,看著除了自己以外空蕩蕩的鋪位,五味雜陳的想著。
 
那些消失的名字之中,就有一個是他的室友,D床的周佑明,其實他跟佑明並不算熟,一個寢室4個人,佑明是裡面最靦腆溫和的那個,細瞇小眼搭上胖胖的身材,還有總是慢吞吞的動作,在一堆野得像猴子、體能像半獸人的男孩子中並不起眼,體育表現墊底、學科成績也只是中等,這樣的人連在班上都難被記得。
 
尋跟周佑明的交集來自有一個週末下了社團的課,回到寢室的尋竟然一進門就看到周佑明眼圈紅紅的在哭,當時尋都傻了,男人流血不流淚,就算有那麼幾次楞是ㄍㄧㄥ不住,他也只會發狠直接去跑步還是打球,狠狠的耗盡自己的體力,反正沒力氣之後就不會亂想了,而且周佑明是那種你怎麼嘲笑他欺負他拗他都不會生氣的爛好人,最近也沒聽說什麼校園霸凌事件啊?
 
所以他現在是在哭什麼啊?!
 
雖然不算熟但好歹也同寢室,而且尋又天生正義感過剩,雖然對於他哭得萬分委屈的臉頗有點不以為然,但也十分有義氣的開口了:「幹麼那個臉啦?」
 
大概沒想到尋今天的社團活動這麼早就結束,周佑明慌慌張張地抹了兩把臉,說:「沒、沒事!」然後抓過外套匆匆越過尋往外走去,「…我先出去吃晚餐了!」
 
尋一臉疑惑的看著周佑明基本上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其實他不是愛探人隱私的人,基本的關心表達過了,對方覺得不需要,那也就算了,只是到了晚點名的時間,周佑明也還沒有回宿舍,尋打了電話去問舍監,也得到「沒有請假」的回答,家裡電話好像也沒人接。
 
像這樣沒有理由也沒有交待的突然缺席,是周佑明從沒有發生過的事,尋隱約聽同學說過,其實以周佑明的資質跟個性,並不適合當警察,但他卻為了考取警校而重考過,最後吊車尾才考進來。
 
這樣勉強自己進入體系的人,明顯是落後且不快樂的,學科只是中等,術科更是墊底,尋曾經好幾次看到周佑明在空無一人的晚間操場進行體能訓練,跑得氣喘吁吁、汗水縱橫的臉十分狼狽,卻始終達不到老師要求的標準,總是需要補考再補考。
 
但無論他的成績表現多差勁,周佑明卻從不遲到早退,也從未缺席過任何一堂課,是個循規蹈矩的乖寶寶,除了偏於溫和軟弱之外,操行成績一直都很優異。
 
他是個好人,但不見得會是個合格的警察。
 
這件事幾乎是每個老師的共識,但受教權是國民基本的權利,沒有觸犯校規記滿3支大過沒有理由叫人退學。
 
周佑明就這麼低空低迷且格格不入的頑強生存下來。
 
這樣的人不會無緣無故缺席的。
 
尋心底泛起厚重的疑雲。
 
又過了兩天,週一上課時,從未遲到過的周佑明慌慌張張的頂著老師的眼神進了教室。
 
因為一貫的沉默還有不出色的表現,沒有同學刻意去注意到他有什麼不同。
 
尋很清楚的記得,那天最後一堂課是武術課。
 
大部分的同學都已經在下課時迅速的換好服裝,包括尋,但他為了替老師取器材又繞回了更衣室,若不是這樣,他也不會發現周佑明被衣物遮蓋下的滿身傷痕。
 
只瞥了一眼,尋就可以斷言,周佑明單方面的受到毆打。
 
尋的眉頭不自覺皺了一皺,周佑明的臉色比那天更慌張,尋卻直接往門口一站堵住了他:「你幹架?」
 
「不是!」警校生對於鬥毆的規定更加嚴格,嚴重者以退學處分,周佑明下意識就否認了,但是臉色隨之更加蒼白,「我…我不小心從樓梯摔下來。」
 
「樓梯沒有賞你一巴掌吧?」左小臂有個極為明顯的瘀青,周佑明在說謊,「我看不像,如果有人欺負你,就直接告訴老師好了。」
 
「那是、那是…」沒想到尋這麼窮根究底,周佑明一時也講不出合理的解釋,「那是我跟女朋友吵架…」
 
「女朋友打了你一巴掌然後把你推下樓梯嗎?」從來也沒聽過他交女朋友、煲過電話粥,這理由尋根本不信,「你女朋友穿幾號鞋?」
 
「六…六號半。」
 
周佑明不敢正視自己的眼睛,眼神閃爍,語氣帶著遲疑,尋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男女朋友難免吵架,怎麼就沒人勸一下?」
 
「…這種事怎麼好讓人知道。」
 
尋眉頭一揚,「也就是說,你跟女朋友吵架時沒有其他人在場嘍?」
 
周佑明有一兩秒的猶豫,「沒有。」
 
尋微微笑了一笑,「如果現場只有你們兩個,女朋友穿六號半的鞋,那你身上的瘀青是誰踹出來的?你自己?」


==========================

太久沒寫卡得好嚴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